10月 2009 | 靈魂的安全

    靈魂的安全

    10月 2009 總會大會

    當我站在神的審判欄前,我希望有件事很清楚,那就是我已向全世界宣告:摩爾門經是真實的。

    有關末日的預言往往提到大規模的災難,如地震、飢荒或洪水。這些災難後來可能會導致某種遍佈各地的經濟或政治動盪。

    但在後期時代有一種毀滅,對我而言聽起來始終與我們個人息息相關,更甚於關乎大眾群體;那是一種警告,或許更適用於教會內而非教會外。救主警告我們,在末日的時候,即使是約民,也就是那些精選的人民,都可能會被真理的敵人所蒙蔽。1如果我們把它視為是一種靈性上的毀滅,或許更能幫助我們洞察另一項關於後期時代的預言。把這裡所指的心想成我們信仰的核心,也就是我們的忠誠和價值觀的碇錨所在,然後思考耶穌的這項宣告,祂說在末日「人[心將軟弱]。」2

    所幸,令人振奮的是天父知道後期時代的所有危險,知道人心和靈魂的憂愁,並且也已經針對這些事提供了忠告和保護。

    由於這一點,始終讓我感覺意義重大的就是,摩爾門經──主用來對抗後期邪惡勢力的一個強有力的「拱心石」--3以一個有關生命的偉大比喻作為開始。這個比喻是一則廣泛應用的寓言,談到希望與恐懼、光明與黑暗、救恩與毀滅;安恩‧迪博姊妹在今天早上的演講中對此作了非常動人的比喻。

    在李海的夢裡,一個原本已經十分艱鉅的旅程,在一片黑霧升起、遮蔽了李海家人和其他人所遵循的安全而狹窄的道路以後,這趟旅程變的更加困難。有一件很重要的事值得注意,就是這片黑霧是落在所有的行人身上:包括那些忠信且意志堅定的人(或者可稱之為選民),以及那些軟弱且根基不穩的人。這個故事的重點在於成功抵達的行人能夠抗拒所有讓他們分心的事物,包括走上禁途的誘惑,以及那些走上禁途、變得虛榮驕傲者的揶揄嘲弄。經文記載談到這些受到保護的人「一直[我要加上,牢牢地]緊握著鐵桿努力前進」,4那鐵桿穩當可靠地通往正確的道路。無論夜晚、甚至白晝多麼黑暗,這根鐵桿指明了那條孤獨的救贖之路。

    「我明白,」尼腓後來說:「鐵桿就是神的話,……通往生命樹;……象徵神的愛。」尼腓看到神的大愛彰顯,他接著說:

    「我看過去就看到了……世界的救贖主……祂往人群中去,

    「……我看到一群人,有的生病,有的身受各種疾病的折磨,有的身受惡魔及不潔之靈的折磨;……神的羔羊的權能治癒了他們;也趕出了惡魔與不潔之靈。」5

    愛、醫治、援助、希望。基督的力量在任何時刻都可抵禦一切煩憂──即使是世界的終了。那是神希望我們在個人或群眾絕望的日子裡躲入的安全港灣。那是摩爾門經在開頭就提供的信息,也是結尾時所提供的信息,呼籲所有的人「歸向基督,在祂裡面成為完全。」6這句話出自摩羅乃最後的見證,是在李海的異象發生一千年後寫下的,是一位臨終者對那唯一真正的道路所作的見證。

    可否容我舉一個現代的「末日」見證?當約瑟‧斯密和他的哥哥海侖前往卡太基監獄,面臨即將發生的殉教時,海侖讀出這段話來安慰弟弟的心:

    「你一向忠信;所以……你必成為堅強,終必坐在我在父家裡預備的地方。

    「我,摩羅乃,現在要……告別,……等以後在基督的審判寶座前再見了。」7

    這些是出自摩爾門經以帖書第12章的短短幾節經文。海侖在閤上經文之前,將他讀過的這一頁摺起來,作為這兩兄弟即將赴義前所作的永恆見證的一部分。現在我手上拿的就是海侖當時讀的那本摩爾門經,摺起來那一頁的摺角依然清晰可見。隨後當他們被囚禁在卡太基監獄時,約瑟先知曾轉身面對看守他們的獄卒,為摩爾門經的神聖真實性作了強有力的見證。8隨後不久,槍和子彈就取走了這兩位見證者的性命。

    在我對神聖摩爾門經的見證的上千個組成元素裡,我要提出其中一項,作為證明它的真實性的另一個證據。在這段他們極需援助的最後時刻裡,我要問各位:這兩人會繼續將性命、榮譽和對永恆救恩的追尋,固守在一本他們憑空杜撰的書(以及相關的教會和傳道)上面而褻瀆神嗎?

    更何況他們的妻子將成為寡婦,子女將失去父親。更何況他們的一小群信徒會「餐風露宿、無家可歸,並痛失摯友」,他們的子女會將「血的足跡」留在冰凍的河面上和荒涼的原野上。9更何況有許多人會死,而其他許多人會活著,在世上各個角落宣告他們知道摩爾門經和擁護這部書的教會都是真實的。且不管上述這些事情,請告訴我:在面臨死亡的那一刻,如果這本書不是神的話而會永遠帶給他們騙子和術士的臭名,這兩人還會在回到他們永恆法官的面前之際,引述這本書的話來尋求慰藉嗎?他們不會的!他們寧願死,也不願否認摩爾門經的神聖起源和永恆的真實性。

    179年來,現代宗教史上大概沒有任何書──在任何宗教史上大概也沒有任何書,像摩爾門經一樣,被如此地檢驗、攻擊,否認、剖析,批判和中傷過。但是至今它依然屹立不搖。解釋它的起源的各種理論來來去去,最後都無疾而終──從伊森‧斯密到所羅門‧史保丁到瘋癲妄想的偏執狂到奸詐狡猾的天才。這種種關於摩爾門經的可笑答案,沒有一個經得起考驗,因為除了年輕、沒有學問的翻譯者約瑟所給的答案以外,再也沒有其他的答案了。對此,我贊同我曾祖父的話,他一針見血地說:「沒有任何惡人能寫出這樣的書,也沒有任何好人會寫這樣的書,除非這本書是真實的,而且他是受神的吩咐寫的。」10

    我見證,除非一個人欣然接受摩爾門經的神聖性和它所見證的主耶穌基督,否則就無法對這後期時代的事工有完全的信心,也因此無法找到我們這時代所需要的充份平安和安慰。如果有人愚蠢到或被誤導到拒絕這667頁充滿文采和複雜的閃語、且一度是未知的文字,卻不願誠實地努力清楚說明這些篇頁的來源,尤其是不願清楚說明這些篇頁對耶穌基督的有力見證,以及該見證對數以千萬計的讀者靈性上深遠的影響,那麼這樣的人,無論是不是選民,早已被蒙蔽。而且如果這樣的人離開這個教會,勢必得閃閃躲躲、避開摩爾門經不談,才能給自己找到出路。對這些人而言,這本書的確如同基督自己所說的,是「絆腳的石頭,跌人的磐石」,11是一個不願相信者的路障。每位見證人,即使是一度對約瑟懷有敵意的見證人,終其一生都見證他們看過天使、摸過那些頁片。「我們藉著神的大能,而非人的力量,看到這些頁片,」他們宣告:「因此我們確確實實地知道這部書是真實的。」12

    我並未跟著雅列的哥哥一起漂洋過海,到一個新世界定居。我並未聽到便雅憫王講出如天使開口般的講道。我並未與阿爾瑪和艾謬萊克一同傳教,也未曾目睹無辜的信徒被火燒死。我不在那些撫摸復活之主傷口的尼腓人群中,也沒有與摩爾門和摩羅乃一起為整個文明的毀滅而哭泣。但我對這個紀錄、對它為人心帶來平安的見證,與他們的見證一樣牢固、一樣清晰。就像他們一樣,「茲將[我的]名字公諸於世,向全世界見證[我]所見到的事。」而且就像他們一樣,「[我]絕無虛言,神可作證。」13

    我祈求,藉著我的誓言和我的聖職職位,我在今日對摩爾門經和其蘊涵的一切所作的見證,會被世上的人和天上的天使記錄下來。我希望在我的「末日」來臨前還有幾年的時間,但無論有沒有,當我站在神的審判欄前,我希望有件事很清楚,那就是我已用最直接的言語向全世界宣告:摩爾門經是真實的,它正如約瑟所說的那樣問世,要將幸福和希望帶給後期時代中面對艱難考驗的忠信者。

    我的見證與尼腓的見證相呼應,他在他的「末日」寫下此書中的部分內容。

    「傾聽這些話,並相信基督;如果你們不相信這些話,也應當相信基督。如果你們相信基督,就會相信這些話,因為這些都是基督的話,……這些話教導所有的人行善。

    「這些是不是基督的話,你們自己判斷──因為在末日,基督必以大能和極大的榮耀向你們證明,這些就是祂的話。」14

    弟兄姊妹們,神一直為靈魂提供安全保護,而藉著摩爾門經,祂再次在我們的時代為我們提供了安全。記住基督親自宣告的,「珍藏祂的話的人必不會被蒙蔽」──則在末日,不論是你的心或你的信心都不會軟弱。15我誠摯地為此作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顯示參考資料隱藏參考資料

      註:

      1. 見馬太福音24:24。亦見Joseph Smith Translation Matthew1:22。

      2. 路加福音21:26。

      3. 見History of the Church 4:461。

      4. 尼腓一書8:30。

      5. 尼腓一書11:25,27-28,31。

      6. 摩羅乃書10:32。

      7. 以帖書12:37-38。亦見教約135:5。

      8. 見History of the Church 6:600.

      9. Joseph Smith, in History of the Church, 4:539.

      10. George Cannon, quoted in "The Twelve Apostles," in Andrew Jenson, ed., The Historical Record, 6:175.

      11. 彼得前書2:8。

      12. 摩爾門經,「三位證人的證詞」。

      13. 摩爾門經,「八位證人的證詞」。

      14. 尼腓二書33:10-11。

      15. 約瑟‧斯密──馬太1: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