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Experience
    4月 2010 | 祂已復生!

    祂已復生!

    4月 2010 總會大會

    第一個復活節早晨的那個空墳,為約伯「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這個問題提供了解答。

    多馬‧孟蓀會長這是一場美好的大會,不論是透過演講或音樂參與本場大會的人,我謹以總會會長的身分代表大家,在此刻用兩個字向你們致意,那是英文裡最重要的兩個字。對雪柔‧藍特姊妹和她的副會長、唱詩班、音樂家、演講者,這兩個字就是:「謝謝!」

    許多年前,我在英國倫敦的時候,參觀了著名的泰德畫廊(Tate art gallery)。在一間間的展覽室裡,陳列著根茲巴羅(Gainsborough)、林布蘭(Rembrandt)、康斯塔伯(Constable)和其他知名畫家的作品。我對那些美麗的畫作深表讚嘆,知道要創作這些作品需要多麼高超精湛的技巧。然而在三樓一處安靜角落裡掛著的一幅畫,不但吸引我的目光,更使我深受感動。那幅畫的作者是法蘭克‧布利(Frank Bramley),畫的是一間簡陋的小屋,面對著狂風暴雨下的大海。畫中有兩位婦女,一位是漁夫的母親、一位是漁夫的妻子,她們徹夜守候漁夫歸來。然而,長夜已盡,漁夫在海上消失了蹤影,不會再回來的事實已成定局。婦人跪在婆婆身旁,臉頰埋在婆婆膝上,絕望地哭泣,窗台上燒盡了的蠟燭,道盡了一夜的枯守空等。

    我感受到這位年輕婦人的心痛,也體會出她的哀傷。畫家透過他的作品訴說著一個悲慟的故事,而且下了一個扣人心弦的標題:絕望的黎明。

    喔,這位年輕婦人多麼渴望得到安慰,多麼希望羅伯特‧史帝文森「安魂曲」(Robert Louis Stevenson, “Requiem”)裡的詩句能夠成真:

    水手回家了,從大海回家,獵人回家了,從深山回家。1

    塵世間最確定的事,莫過於死亡。每個人終有一死,「死亡遍及全人類;有人在嬰幼兒時期夭折,有人英年早逝,……有人遲至白髮蒼蒼才撒手西歸;死亡可因意外、疾病……而致,……或悠然安眠;無人能夠倖免。」2死亡無可避免地使人痛失親友,特別是英年早逝的人,也使未實現的夢想遭受致命的打擊,令人壯志未酬,希望破滅。

    在面對親人去世,或者自己瀕臨死亡時,有誰不會想知道在那道劃分眼前今生與看不見的來生的幔子後面,有何景物存在。

    許多世紀以前,約伯──這位長久擁有榮華富貴的人──到頭來發現所有可能臨到世人身上的災厄,全都苦苦地折磨著他。他與朋友同坐,提出了這個亙古不變的問題:「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3約伯道出了世間男女都曾經思索過的問題。

    在這榮耀的復活節早晨,我想要探討約伯提出的這個問題──「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並且要提供答案,這答案不僅經過深思熟慮,而且是來自神所啟示的話語;我要先從基本的談起。

    如果我們生活的這個世界是經過設計的,那麼必定有一位偉大的設計師。誰能凝視宇宙的奇妙萬物,卻不相信對於全人類有一種安排?誰能質疑確實有一位設計師存在?

    我們從創世記裡學到,這位偉大的設計師創造了天和地。「地是空虛混沌,淵面黑暗。」

    這位偉大的設計師說:「『要有光』,就有了光。」祂創造空氣,將陸地和水分開;又說:「地要發生青草,……並結果子的樹木,各從其類,果子都包著核。」

    祂創造了兩個光體,即太陽和月亮,祂也創造了眾星。祂叫活物滋生在水裡,叫飛禽在大地上飛行,事就這樣成了。祂還創造了牲畜、野獸和昆蟲;這時,祂的設計接近完工階段。

    最後,祂按照祂的形像造人,有男有女,並叫他們管理一切活物。4

    只有人獲得了智能──擁有頭腦、心智和靈魂;除了這些特性之外,也只有人具備了信心、希望、靈感和懷抱理想的能力。

    人是這位偉大設計師最高貴的作品,能夠管理一切活物,有大腦、心智、意念和靈魂,具有智能和神性。有誰能提出有說服力的論點,說明人在靈離開肉體凡軀之後,就不復存在了呢?

    若想了解死亡的意義,就必須先明白人生的目的。世人的信仰有如微光,必須臣服於神光芒燦爛的啟示。藉由啟示,我們知道,我們在降生為人之前就已經存在。我們在前生那個階段,無疑是在高聲歡呼的那群神的兒女當中,我們歡呼是因為有機會經歷這個充滿挑戰卻又不可或缺的塵世生活。5我們知道我們的目的是要獲得骨肉身體,克服考驗,證明我們會遵守神的誡命。天父知道,由於塵世生命的本質使然,我們會受到誘惑,會犯罪,會犯錯。為了讓我們有成功的機會,天父預備了一位救主,為我們受苦而死。救主不僅為我們贖罪,祂的贖罪也克服了肉體的死亡;而我們會死是由於亞當的墜落。

    因此,2,000多年前,基督,我們的救主降世為人,誕生在伯利恆的一處馬廄裡,這位傳說中的彌賽亞終於來了。

    經文裡對耶穌童年的記載很少。我很喜歡路加福音裡的這段話:「耶穌的智慧和身量,並神和人喜愛祂的心,都一齊增長。」6使徒行傳也有一句簡短的話跟救主有關,而且意義深遠:「祂周流四方,行善事。」7

    耶穌在約旦河裡由約翰施洗。祂召喚十二使徒,祝福病人,使跛子能走,瞎子能見,聾子能聽,甚至讓去世的人死而復生。祂教導,作見證,並且提供了完美的典範讓我們依循。

    接著,世界救主的塵世使命逐漸走向尾聲。祂與祂的使徒在一間樓房舉行最後的晚餐。在前頭等著祂的,是客西馬尼園和髑髏地的十字架。

    沒有人能完全了解基督在客西馬尼園為我們所做的事。祂事後親自描述這段經歷,說:「那種痛苦使我自己,甚至神,一切中最偉大的,也因疼痛而顫抖,每個毛孔都流血。身體和靈都受苦。」8

    在客西馬尼園承受劇烈的痛苦之後,祂氣力耗盡,又被粗暴無禮的人抓住,帶到了亞那、該亞法、彼拉多和希律的面前。祂遭到控訴,被人咒罵,惡毒的毆打使祂飽受痛苦的身軀更加虛弱。人們殘酷地用尖銳的荊棘編成冠冕戴在祂頭上,刺傷祂的額頭,鮮血流下祂的面頰;後來祂再次被帶到彼拉多面前,憤怒的暴民喊道:「釘祂十字架!釘祂十字架!」9彼拉多讓步了。

    人們用多條皮繩、銳利的金屬和骨頭編成的鞭子鞭打祂。在殘酷的鞭刑之後,祂站起身來,背著自己的十字架,踏著蹣跚的步履前進,直到無法再往前走,由其他人幫祂扛起重擔。

    最後,在稱為髑髏地的山丘上,祂傷痕累累的身軀被釘在十字架上,信徒們無能為力地注視著。祂遭受殘酷的戲弄、詛咒和嘲笑。可是,祂仍然呼求:「父啊!赦免他們;因為他們所做的,他們不曉得。」10

    祂的生命經過數小時的煎熬,一點一點地流逝。祂乾裂的口說出了這句話:「『父啊!我將我的靈魂交在您手裡。』說了這話,氣就斷了。」11

    當死亡慈悲地帶來平靜與安慰,讓祂脫離塵世的憂傷後,祂回到父的面前。

    在最後那一刻,夫子原本可以反悔,但是祂沒有。祂降下低於一切,這樣才能拯救一切。接著,人們匆忙地將祂毫無氣息的身體輕輕地放進一個借來的墳墓裡。

    對我而言,在基督教所有的語彙裡,意義最重大的莫過於在那週的第一天,天使對哭泣的抹大拉的馬利亞和另一位馬利亞所說的話,當時她們兩人前往墓地,要去看顧主的身體。天使說:

    「為甚麼在死人中找活人呢? 「祂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12

    我們的救主復活了。人類歷史上發生了最榮耀、最安慰人心、最令人振奮的一件事,就是戰勝了死亡。客西馬尼園和髑髏地的痛苦折磨已被抹去,世人的救恩獲得了保障,亞當墜落的影響被克服了。

    第一個復活節早晨的那個空墳,為約伯「人若死了豈能再活呢?」這個問題提供了解答。我要向所有聽見我演講的人宣告:人死了,必能再活。我們都知道這一點,因為我們有啟示的真理之光。

    「死既是因一人而來,死人復活也是因一人而來。 「在亞當裡眾人都死了;照樣,在基督裡眾人也都要復活。」13

    我讀過──並且相信──那些曾親身體驗目睹基督被釘十字架時的哀傷,和看到祂復活而充滿喜悅的人所作的見證。我讀過──並且相信──那些在新世界蒙得復活的主親自造訪的人所作的見證。

    在本福音期,在如今稱為聖林的樹林裡,有一個人曾在那裡和父與子說話,我相信他的見證。他獻出了生命,用血封印了那個見證。他曾宣告:

    「現在,在許多對祂作的見證後,最後,這是我們對祂作的見證:祂活著! 「因為我們看見祂在神的右邊,也聽到有聲音作見證說,祂是父的獨生子。」14

    神所啟示的真理之光,會永遠驅散死亡的黑暗。夫子這樣說:「復活在我,生命也在我。」15「我留下平安給你們;我將我的平安賜給你們。」16

    多年來,我曾聽過和讀過無數的見證,每一個與我分享的人都見證復活的真實性,也見證在他們最迫切需要的時刻,獲得了救主所應許的平安和安慰。

    我要講述其中一個故事的部分內容。兩星期前,我接到一封令人感動的信,是一位父親寫來的,他有七個孩子,他在信中談到他的家庭,特別是他的兒子傑森。傑森在11歲時患病,隨後幾年傑森的病情多次復發。這位父親說,傑森儘管健康不佳,卻有著積極的態度和樂觀的個性。傑森在12歲的時候接受亞倫聖職,而且「不論身體舒不舒服,總是願意光大職責,做到最好。」他在14歲的時候,獲得了童軍的鷹級獎章。

    去年夏天,傑森過了15歲生日後不久,再次住院。他父親有一次去看傑森,發現傑森閉著雙眼,不知道他是睡或醒著,於是輕聲對他說話:「傑森,我知道你小小年紀就飽受折磨,現在的情況也很艱難。雖然眼前還有一場硬仗要打,不過,我希望你絕對不要失去對耶穌基督的信心。」這位父親說,他很驚訝地看到傑森立刻睜開雙眼,用清晰、堅決的語氣說:「絕對不會!」然後閉上雙眼,沒有說話。

    他的父親寫道:「傑森這句簡短的聲明,是我所聽過對耶穌基督最有力、純淨的見證。……他那句『絕對不會!』在那天深深地烙印在我的靈魂上,使我內心充滿喜悅,知道天父讓我有幸能夠擁有這麼一位傑出高貴的孩子。……而〔那〕是我最後一次聽到傑森為基督作見證。」

    雖然他的家人原本期望那只是一次例行的住院治療,沒想到傑森卻在短短兩週內去世。當時,他有一個哥哥和一個姊姊在傳教,另一個哥哥凱爾剛接到傳道召喚書。其實召喚書是在8月5日收到,也就是傑森過世前的一星期,比預期的時間還早。當時全家人聚在醫院病房裡,凱爾打開傳道召喚書,跟全家人分享。

    這位父親在寫給我的信上附了一張傑森躺在病床上的照片,他的哥哥凱爾站在床邊,手裡拿著他的傳道召喚書。照片下方有一行字,寫著:「一同蒙召喚去服務──在幔子兩邊。」

    傑森在傳教的哥哥和姊姊都寫了感人、安慰的信函回家,這些信在傑森的喪禮上被讀出來。他在阿根廷西布宜諾斯艾利斯傳道部的姊姊寫道:「我知道耶穌基督活著,因為祂活著,我們每個人,包括我們摯愛的傑森在內,會再次活著。……我們可以放心,因為我們確切知道我們已經印證為永恆家庭了。……只要我們在今生竭盡所能地去服從和改進,必定會〔和他〕再相見。」他的姊姊又寫道:「我一直很喜歡一節經文,如今這節經文更具有嶄新的意義和重要性。……〔在〕啟示錄第21章第4節:『神要擦去他們一切的眼淚;不再有死亡,也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

    親愛的弟兄姊妹,在我們最哀傷的時刻,依然能夠從天使在那第一個復活節的早晨所說的話裡,獲得深刻的平安:「祂不在這裡,……已經復活了。」17

    祂已復生!祂已復生!

    發出快樂的呼聲;

    脫離了三天的監禁,舉世歡騰共同慶;

    克服死亡人自由,基督勝利已完成。18

    身為主今日在世上的特別證人,我要在這榮耀的復活節主日宣告這是真實的,奉祂的聖名,即救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顯示參考經文隱藏參考經文
      1. Robert Louis Stevenson, “Requiem,” in An Anthology of Modern Verse, ed. A. Methuen (1921), 208.

      2. 雅各‧陶美芝,耶穌是基督(1916),第20頁。

      3. 約伯記14:14。

      4. 見創世記1:1-27。

      5. 見約伯記38:7。

      6. 路加福音2:52。

      7. 使徒行傳10:38。

      8. 教義和聖約19:18。

      9. 路加福音23:21。

      10. 路加福音23:34。

      11. 路加福音23:46。

      12. 路加福音24:5-6。

      13. 哥林多前書15:21-22。

      14. 教義和聖約76:22-23。

      15. 約翰福音11:25。

      16. 約翰福音14:27。

      17. 馬太福音28:6。

      18. 「祂已復生」,聖詩選輯,第120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