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擁有的聖職能力

塔德‧克利斯特長老

七十員會長團


男孩若在正義中運用聖職,那麼他所持有的聖職,就和成年男性持有的聖職一樣有力。

1878年,我的曾外祖父喬治‧理查17歲。他那時已經被按立為長老了;這是當年有時採取的做法。有一個星期天,他的母親因為劇烈疼痛而不斷呻吟。由於他的父親不在,所以邀請主教和其他幾個人來給她祝福,但是她的疼痛並沒有消退。於是,她向自己的兒子喬治求助,請他按手在她頭上。喬治在自己的日記中寫道:「我為母親的痛苦而落淚,而且還要執行這項我毫無經驗的施助工作,於是,我進到另一個房間哭泣、祈禱。」

在鎮定下來之後,喬治把手按在他母親頭上,給了她一項非常簡單的祝福。他後來寫道:「我的手還放在母親的頭上時,她就不再呻吟了,而且疼痛也消退了。」然後他在日記中寫下這段極為精闢的見解。他說,他一直都認為,他母親的疼痛之所以沒有因為主教的祝福而消退,並不是因為主不認可主教的祝福,而是因為主已經將這項祝福保留給一位男孩,為的是要教導他:男孩若在正義中運用聖職,那麼他所持有的聖職,就和成年男性持有的聖職一樣有力。

今晚我想談一談這樣的能力。雖然我會提到執事定額組會長,但是我所討論的原則也適用於所有亞倫聖職男青年以及他們各自的領袖,包括教師定額組會長和祭司定額組的助理。

我在擔任傳道部會長期間,發現男青年在傳教的那兩年中,在靈性和領導技能上有急遽顯著的進步。如果我們針對這些特質,把他們在亞倫聖職和傳道期間上的表現,用數字來呈現,那麼結果可能會像各位在這張圖表上所看到的線條。我認為至少有三個關鍵因素促成傳道期間如此急遽顯著的成長:(1)我們對這些年輕人有著前所未有的信賴,(2)我們對他們有很高的期望,但是也愛他們,以及(3)我們反覆訓練他們,使他們以傑出的表現達到這些期望。

有人可能會提出這個適切的問題:「同樣的原則為什麼不能用在執事定額組會長身上呢?」如果我們這樣做的話,他們會提早開始成長,數據會變得更像這樣。請容我用一些時間來討論要如何應用這些原則在執事定額組會長身上。

首先是信賴。我們可以把重責大任交付給執事定額組會長。主確實這麼做──祂顯明了祂願意賜給他們權鑰,也就是去主領和指導其定額組事工的權利。我們召喚執事定額組會長是依照啟示,而不只是依照他們在定額組的年資或其他類似因素;這一點就證明了主對他們的信賴。本教會中的每一位領袖──包括執事定額組會長──都有權利知道,而且也應該知道,自己是藉著啟示被召喚的。這種確信能幫助他知道,神不僅信賴他,而且會支持他。

第二項和第三項特質是密不可分的──也就是高度期望和達成這些期望的相關訓練。我在傳道地區學到這寶貴的一課:傳教士通常會提升或降低自己的表現來符合傳道部會長的期望;執事定額組會長也是如此。如果他們只被期望要主持定額組會議和參加主教團青少年委員會會議,那麼他們就只會做這兩件事。但是身為領袖的你可以給他們更偉大的願景──也就是主的願景。為何願景如此重要呢?因為願景越偉大,就會產生越強大的激勵作用。

教會中的每一項召喚都蘊含了獲得啟示的權利。因此,這些執事定額組的會長需要知道他們有權利獲得啟示來推薦自己的諮理人選,有權利針對救援迷失者獲得啟示,也有權利獲得啟示來訓練定額組成員履行職責。

睿智的領袖會教導執事定額組會長了解有助於獲得啟示的原則。他可以教導他來自主的明確應許:「你若祈求,就必獲得啟示上加啟示」(教約42:61)。主在賜予啟示方面是十分慷慨的。祂不是提醒過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嗎?祂說:「每次你求問,都得到我靈的教導」(教約6:14)。你也可以這樣教導執事定額組會長。主愛你們,想要把祂的心意和旨意啟示給你們知道。你能想像主會有無法解決的問題嗎?我不能。由於各位有權利獲得啟示,因此只要你尋求祂的協助,祂就會幫助你解決擔任定額組會長的每個疑慮。

各位優秀的領袖可能要教導這位執事定額組會長:啟示無法取代勤奮工作和個人的努力。亨利‧艾寧會長曾經問海樂‧李會長:「我要如何獲得啟示?」李會長回答:「如果你想要獲得啟示,自己要做好功課。」1睿智的領袖可以和他的執事定額組會長討論,在準備推薦諮理的時候,需要先做好哪些靈性的功課。他可能需要對自己提出和回答這些問題:誰會成為可以提升其他男孩的好榜樣?或是誰會敏於察覺面臨特殊挑戰的男孩的需要?

最後,這位睿智的領袖可以教導他如何辨認啟示,並按照啟示採取行動。我們生活在一個行動緊湊和步調快速的世界,耀眼的燈光和高聲吵雜已是常態。但是這位男青年需要知道,這是世俗的方式,不是主的方式。救主出生在鮮為人知的馬槽中,在寂靜的園子完成了最偉大且無與倫比的壯舉,而約瑟則在樹林的隱蔽處獲得第一次異象。神會用微小的聲音回答──也就是平安或安慰的感覺、行善的提示、獲得啟迪等等──有時候是一絲念頭,好像是小種子一樣,如果懷著虔敬加以思索、滋養,就能長成靈性的參天大樹。有時候,這些提示或想法甚至會讓擔任執事定額組會長的你,推薦一位目前較不活躍的男青年擔任諮理或指派任務給他。

多年前,我在支聯會會長團服務時,我們覺得應該要召喚一位很好的弟兄擔任支聯會文書。他當時很難定期出席教會聚會。然而我們知道,如果他接受這項召喚,就會有傑出的表現。

我們向他發出這項召喚,但是他回答說:「不行,我覺得自己做不來。」

然後我獲得靈感提示。我說:「這樣的話,我想格倫達支聯會就不會有支聯會文書了。」

他嚇了一跳,回答我說:「這是什麼意思?一定要有支聯會文書啊!」

我回答說:「主提示我們召喚你擔任支聯會文書,難道你要我們召喚其他人嗎?」

他說:「好吧,我接受。」

他的確接受了召喚。不僅是許多成年弟兄,許多男孩也是如此,他們會因為知道是主召喚他們,以及主需要他們,而接受召喚。

接下來,你可以讓這位執事定額組會長知道,主對他的一項期望就是去救援迷失的人,包括較不活躍的成員和非成員。主用這樣的話宣告祂的核心使命:「人子來,為要拯救失喪的人」(馬太福音18:11()。如果救主將救援失喪的人視為優先,如果這也是多馬‧孟蓀會長的優先事項,並且他一輩子都持續這麼做,難道本教會的每位領袖、每位執事定額組會長不應該也同樣這麼做嗎?我們擔任領袖的核心工作,我們施助的重點,應當是抱持火熱、強烈和堅定不移的決心,去找到那些迷失的人,把他們帶回來。

有一位受到定額組成員拜訪的男青年說:「今天有……30個人來我家,我真的很驚訝。……這讓我現在就想要去教會。」青少年是無法拒絕這樣的愛和關心的。

聽到許多執事定額組會長的經驗,讓我感到十分振奮;他們懷著願景,有時在定額組聚會中教導完整或部分的課程。幾個星期前,我出席了一個執事定額組班級。有一位12歲的男青年針對贖罪教導了25分鐘的課程。他一開始先問其他執事,他們認為什麼是贖罪。然後他分享了幾段很有意義的經文,提出一些發人深思的問題,而班員也提出回答。接著他發現,剩下的時間過多,超過他教導課程其餘部分所需要的時間,也許是因為他父親事先提醒過,於是他鎮定地問在場的領袖,他們在傳教的時候,曾經被問過哪些有關贖罪的問題,而他們是怎麼回答的。然後,他以自己的見證結束課程。我懷著驚歎之情聽他上課,心裡想著:「我記得當我還是亞倫聖職男青年的時候,從來不曾教過這麼久的課程。」我們可以提高對這些男青年的標準和願景,而他們會起而響應。

各位領袖要讓這些執事定額組會長帶頭領導,自己退居幕後,這樣最能提升他們。各位光大召喚的最佳方法不是親自教導很棒的課程,卻是幫助他們教導很棒的課程;不是親自執行個別的救援,卻是幫助他們這麼做。

有句古話說:切莫壯志未酬身先死。同樣地,我要對各位成年領袖說,不要還沒有應用你的領導技能就卸任了。要利用每個機會教導教會的男青年;教導他們如何準備議程、如何莊重並親切地主持會議、如何執行個別的救援、如何準備並教導受靈啟發的課程,以及如何獲得啟示。你的成功是以此作為衡量──也就是你在這些男青年的內心和腦海中,深深留下哪些領導和靈性的傳承。

身為執事定額組會長的你們若光大自己的召喚,就能從現在起成為神手中的工具,因為男孩若在正義中運用聖職,那麼他所持有的聖職,就和成年男性持有的聖職一樣有力。接著當你訂立聖殿聖約,成為傳教士和教會未來的領袖時,你會知道如何獲得啟示、如何執行個別的救援、如何帶著能力和權柄教導國度的教義。然後你會成為擁有高貴長子名分的青年。我為此見證,奉世界的救主和救贖主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Show References

  1.  

    1. In Henry B. Eyring, “Waiting upon the Lord,” in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1990–91 Devotional and Fireside Speeches (1991), 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