婦女的道德力量

陶德‧克理斯多長老

十二使徒定額組


你的直覺是要行善和成為良善,而當你跟從聖靈,你的道德權威將會更堅定,影響力會更增長。

自古以來,人類社會就依賴著婦女的道德力量。婦女所提供的道德基礎,雖然絕不是社會上唯一起作用的正面影響力,但已證明對社會公益有其獨特的裨益。也許因為婦女的道德力量深入且普及,人們往往對此一貢獻不夠感激。我要對良好婦女的影響力表示感激,還要指出正威脅著婦女的一些力量、立場和聲音的哲理與趨勢,並發聲懇請婦女們都能培養自己内在的道德力量。

婦女生來就具有某種美德,這神聖的恩賜使她們擅於在人際關係與文化中灌輸信心、勇氣、同情等等的優良特質。保羅在提摩太身上看到「無僞之信」,他讚美這種信心,指出:「這信是先在你外祖母羅以、和你母親友尼基心裡的。」1

多年前我住在墨西哥的時候,親眼看到了保羅所說的。我記得有位年輕的母親,是教會在墨西哥的衆多忠信婦女之一,她對神的信心為其他人的生活增色不少,她做得那麼自然,她們幾乎都沒有察覺到。這位可愛的婦女因為她的良善而照耀出的道德權威,對周遭的人產生了良好的影響。她與她的丈夫為了更崇高的優先目標,似乎不假思索地就犧牲不少娛樂和自己所擁有的事物。她隨她的孩子們所上演的舉重、彎身、和平衡技藝超乎凡人。她有許多生活上的責任,工作經常是重複又瑣碎,但是她一直都呈現美麗沉靜,覺得是在做神的事工。她像救主一樣藉著服務和犧牲造福別人,使自己變得尊貴。她是愛的化身。

我個人很明顯地受到婦女的道德影響力所祝福,尤其是我的母親和妻子的影響力。在我所感激敬仰的其他婦女當中,其中一位是安娜‧戴尼斯。安娜和她的丈夫,亨利,以及他們的四個子女,是教會在美國紐澤西州的先驅者之一。從1930年代開始,亨利還是個在羅格斯大學博士班的學生時,他和安娜在他們所居住的美塔辰努力不懈,克服學校和民間團體當中對於摩爾門教徒根深蒂固的偏見,而且使他們的社區變成讓所有父母都樂於在此養育子女的地方。

舉例來說,安娜在美塔辰的基督教男青年會擔任義工,並成為不可缺少的人物。不到一年,她就被任命為母姐會的會長,之後「受邀角逐基督教男青年會董事會的三席婦女職位之一。在無人反對之下,她贏得了該職位,得以加入議會,這個議會幾年前還拒絕讓後期聖徒在他們的建築物中開會呢!」2

我和我的家人在我還是青少年時搬到新布藍茲維。戴尼斯姊妹注意到我,並經常表達她對我的能力與潛能有信心,那鼓舞了我,使我到達更高──高到沒有她的鼓勵就不會達到的境界。有一次,因為她那體貼又及時的警告,使我避開了必定會引發遺憾的情況。雖然安娜‧戴尼斯已不在人世,但她的德澤常在,銘懷並彰顯於她的後裔、和無數人的生命,包括我自己。

我的祖母愛娜‧蓀森教導我在聖職服務中要盡責。她鼓勵我記住對麵包和水的聖餐祝福詞,她解釋,這樣我就能在更為了解和更有感覺的情況下唸出祝福詞。觀察她如何支持我那擔任支聯會祝福教長的祖父,使我油然產生對神聖事物的虔敬之心。蓀森祖母從沒學過如何開車,但她教導了男孩們如何成為持有聖職的男人。

一個婦女的道德影響力,在任何地方都不比在家中更能令人強烈地感受、或運用得更有效益。養育下一代,沒有比傳統家庭更好的環境,那裡有父親和母親一起和諧共同努力,供養、教育、和栽培子女。無法達到這種理想的人,也會努力在他們的特殊情況下,盡其所能效仿理想情況所能給予的益處。

無論情況如何,一位母親可運用的影響力,是沒有任何人、或任何關係能望其項背的。藉著她的榜樣和教導的力量,她的兒子們學到尊重女性,並將自律和道德的高標準融入自己的生活中。她的女兒們學會培養美德,並一次又一次為正義的事挺身而出,不論有多不討人喜歡。一位母親的愛和高度期望,引領她的子女在生活中做事負責絕不搪塞、認真看待教育和個人發展、並不斷造福他們周遭的所有人。尼爾‧麥士維長老曾問道:「人類的歷史完全揭露的時候,是槍砲聲還是嬰兒的催眠曲更動人?是軍人的休戰,抑或是婦女在家裡和鄰居間為和平而下的功夫更有力?在搖籃和廚房裡發生的事,會不會比國會中發生的事更有控制力呢?」3

婦女在創造生命中的角色最為神聖。我們都知道,我們的肉身有一個神聖的來源,4而且我們必須經歷肉體的誕生、和靈性的重生,才能到達神的高榮國度裡最高的領域。5因此,婦女扮演的角色是不可或缺的,(有時是冒著自己生命危險)在神的事工和榮耀中「促成人的不死和永生」。6身為祖母、母親、和楷模,婦女向來就是生命源泉的守護者,教導每個世代的人性純潔的重要──即婚前的貞潔和婚後的忠貞。在這方面,她們在社會當中發揮教化人心的功能;她們使人類的至善顯示出來;她們使健全的環境永存,並在其中養育堅毅又健康的子女。

姊妹們,我不想過分讚美妳們,像我們有時候在母親節的演講中那樣,令妳們覺得是奉承。妳們不需要完美;7我並不宣稱妳們是完美的(恐怕只有一個人例外,她現在就坐在附近)。我要說的是,不論妳是單身或結了婚、不論妳有沒有生過孩子、不論妳年長或年輕、或者年紀在這之間,妳的道德力量是至關緊要的,而也許我們已開始把它、或把妳視為理所當然。無可否認的,有些趨勢和力量正在運作,會減弱、甚至抹滅妳們的影響力,對個人、家庭、和社會全體造成極大的損害。我要提出三項警告與警示。

有一派有害的哲學思想,暗中破壞婦女的道德影響力,它貶低婚姻、母職與操持家務為業的價值。有些女性主義的思想家,完全蔑視家務,辯稱它貶抑婦女,而養育子女的無盡責任是一種剝削。8她們譏笑她們所謂的「媽咪跑道」竟稱得上是一種職業。這既不公允、也不正確。我們並沒有貶抑婦女或男士在任何高尚的工作或職涯上的成就,然而我們卻仍要推崇婚姻中的母職與父職是最高的良善。再高超的職業、再多的金錢、權勢或公眾的喝采,都無法超越家庭所給予的最終報償。一位婦女不論在其他方面有任何成就,最能適切地發揮她道德影響力的地方就在家中。

人類對於性所持的態度,在許多方面威脅著婦女的道德權威。為了個人或社交的方便而墮胎,打擊著婦女最為神聖的力量核心,也摧毀她道德權威的角色。性的不道德也一樣,暴露的穿著亦然,不止貶抑婦女,還強化「婦女的價值決定於她們的性吸引力」這樣的謊言。

長久以來就存在於文化上的「雙重標準」,期望婦女在性方面要慎重,卻容許男人的不忠貞。8像這樣的雙重標準顯然不公平,輿論也加以抨擊和拒絕。那樣的拒絕,原本是希望男人會提升到更高且單一標準,可是情形卻正好相反──婦女和女孩們現在受鼓勵在性方面胡亂隨便,就像雙重標準對男人的期望一樣。往日婦女的較高標準,是要求男人承諾與負責任,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不道德的性關係、沒有父親的家庭、以及越來越多的貧窮。有平等的機會去濫交,只會奪去婦女的道德影響力,使整個社會降格。9此一空洞的妥協,是讓男人「獲得解放」,而婦女和小孩受苦最甚。

第三個令人擔憂的地方是來自那些以平等為名義,要完全抹煞男性和女性之間差異的人。他們通常的作法是催促婦女養成較為男性化的特質──更激進、粗暴、更喜愛抗爭。現在可以在電影和電腦遊戲中,普遍看到婦女扮演極端暴力的角色,留下死屍和她們的殘暴行徑。看到男人扮演這樣的角色,會令人心靈麻木;看到婦女犯下暴力與受報力戕害,給人的感受更不亞於此。

前總會女青年會長瑪格麗特‧納德教導:「這世界已有太多粗暴的婦女;我們需要的是溫和的婦女。有太多粗魯的婦女;我們需要的是和藹的婦女。有太多無禮的婦女;我們需要的是文雅的婦女。我們有太多出名又有錢的婦女;我們需要的是更多有信心的婦女。我們有太多貪婪的;我們需要更多良善。我們有太多浮華;我們需要更多美德。我們有太多時髦;我們需要更多純潔。」10模糊女性和男性間的差異,我們就會失去男人和女人合起來時那份獨特又互補的恩賜,以致無法成就更偉大的整體。

我對今日的婦女和女孩懇求,要保護並培養妳們内在的道德力量。保存妳們與生俱來的美德與獨特的恩賜;妳們的直覺是要行善、成為良善,當妳們跟從聖靈時,妳們的道德權威和影響力就會增長。對女青年我要說,不要失去那道德力量,即使妳們在這方面還沒到達成熟。妳們特別要小心,要言語純淨、不要粗魯;妳們的服裝要反映出樸實而不是浮華;妳們的行為要顯示純潔,而不是隨便。如果妳一手款待著邪惡,你就無法用另一手提升別人臻至美德的境界。

姊妹們,神是妳們道德力量的來源,在妳們所有的關係當中,妳們與神的關係必須永遠置於妳們生活的首位。記住,耶穌的力量來自祂專注於父的旨意。祂從來都沒有偏離那取悅於祂父的事。11要努力成為父與子的門徒那樣,那麼,妳的影響力就永遠不會凋萎。

而且,不要膽怯,妳在運用那種影響力時毋須害怕或道歉。「有人問你們心中盼望的緣由,就要常作準備,以溫柔敬畏的心回答各人〔包括男人、女人和小孩〕。」12「務要傳道,無論得時不得時,總要專心,並用百般的忍耐、各樣的教訓,責備人、警戒人、勸勉人。」13「在光和真理中教養子女。」14「教導〔他們〕……禱告,在主前正直地行走。」15

我對婦女們的這些勸告,希望沒有人刻意誤解。我讚美和鼓勵婦女的道德力量,並不是說男人和男孩就可以免去他們自己捍衛真理與正義的責任,使他們去服務、犧牲、和施助的責任就因此此少於婦女、或可以完全留給婦女。男士們,讓我們與婦女們肩並肩、分擔她們的重擔,培養與我們相隨的道德權威。

親愛的姊妹們,我們依賴妳們帶給世界、婚姻、家庭、和教會的道德力量。我們依賴妳們藉由妳們的禱告和信心,從天上帶下來的祝福。我們為妳們的安全、福祉、幸福作祈禱,也祈求你們有持久的影響力。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

Show References

  1.  

    1.  提摩太後書1:5

  2.  

    2. Orson Scott Card, “Neighborliness: Daines Style,” Ensign, Apr. 1977, 19.

  3.  

    3. 參閲尼爾‧麥士維,「屬神的婦女」,1978年10月聖徒之聲,第12頁。

  4.  

    4. 見摩西書2:27

  5.  

    5. 見摩西書6:57–60

  6.  

    6.  摩西書1:39

  7.  

    7. 「一個世紀前,依附理論的學者約翰‧鮑比發現,母親和孩子之間無數關愛的互動所產生的連結,是社會情緒發展的關鍵基礎。……女性主義學者撒拉‧魯迪克指出母親『無微不至的愛』是有效教養的核心。透過「關愛之眼」,母親發展出有關她們孩子的特別知識──這知識使她們獨特地洞察到針對每個孩子的『最佳作法』應該是什麼。」(Jenet Jacob Erickson, “Love, Not Perfection, Root of Good Mothering,” Deseret News, May 12, 2013, G3)

  8.  

    8. 確實,許多世代以來,許多婦女在家中和職場,都受到剝削或加諸不公平的負擔,但是無私和犧牲不需要、也不應該被濫用或用來當做剝削的理由。布司‧哈芬長老說:「如果『無私』的意義是婦女必須放棄她自己的内在認同和個人的成長,這種對無私的了解就是錯誤的。……但是,今日自由主義者的模式,卻往相反的方向走得太遠,一成不變地認為婦女對她們的家庭應是絕對獨立。比較明智的看法是丈夫和妻子彼此互相依賴……那些將母親們從依賴移到獨立的評論者,跳過了互相依賴這個豐富的中間立場。那些將母親從無私變成自私的人,跳過了自願的服務這個有益的中間立場,而那有助於婦女個人的成長。由於這些極端,致使對於母職價值的辯論,出乎意料地,引起社會大衆不僅大幅貶低母親們的價值,一般婦女也受到同樣的待遇」(“Motherhood and the Moral Influence of Women” [remarks to the World Congress of Families II, Geneva, Plenary Session IV, Nov. 16, 1999], http://worldcongress.org/wcf2_spkrs/wcf2_hafen.htm)。

  9.  

    9. 有一位母親在華爾街日報的社論這樣說:「除了一些摩爾門教徒、福音派人士、以及傳統猶太人,我們許多人都不知道該怎麼教導兒女不要輕易地獻出自己的身體。……在我自己的女性友人圈中,都很希望不要那麼快就有性行為。就我所知,她們對自己過去的性生活,沒有一個不感到糾結不安。關於這件事情,我所問過的婦女當中沒有一個表示希望以前能多『實驗』一點」(Jennifer Moses, “Why Do We Let Them Dress Like That?”Wall Street Journal, Mar. 19, 2011, C3)。

  10.  

    10. Margaret D. Nadauld, “The Joy of Womanhood,” Ensign, Nov. 2000, 15;或利阿賀拿, 2001年1月,第 18頁。

  11.  

    11. 見約翰福音8:29

  12.  

    12.  彼得前書3:15

  13.  

    13.  提摩太後書1:5

  14.  

    14.  教義和聖約93:40

  15.  

    15.  教義和聖約68: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