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從象徵著我們對至高權柄者──即神──的智慧和能力有信心。

我和貝利姊妹固定在每週一晚上舉行的家人家庭晚會突然之間擴大了,我弟弟、弟弟的女兒、內人芭芭拉的弟弟、一位外甥女和她的夫婿,都搬到了我們公寓的社區。這是除了小時候以外,我唯一能這麼幸福地有家人住在附近。當時,我的家庭和我母親的一些親戚,都住在同一個街區。索尼外公家在我們家的北面隔壁,愛瑪阿姨家在我們家的南面隔壁。街區的南邊住著約瑟芬阿姨,街區的東邊則是阿爾瑪舅舅住的地方。

在我小的時候,我們每天和親戚互動往來,共度工作、玩耍和拜訪的時光。要是我們太調皮了,很快就逃不過母親的耳目。現在我們的世界不一樣了──大部分的家人分散各地。即使住得算近,但也不常住在隔壁。儘管如此,我還是相信,我小時候和現在的情況有點像是天國,能與心愛的家人住得很近,這讓我常常記得家庭單位本來就是永恆的。

當我長大以後,和我的外公培養出一份特別的情誼。我是家裡的長子,冬天時要為我們家、外公家和兩個阿姨家剷除走道上的雪,夏天時要為大家照顧草坪。我為外公家割草的時候,外公常常坐在門廊前。當我完成後,我會坐在屋前的階梯,和他聊天;那些是我非常珍貴的回憶。

有一天,我問外公,人生裡有這麼多選擇,我要怎麼知道自己是否一直在做正確的事。外公和平常一樣,用一段農家的生活體驗回答了我。

他教我怎麼訓練馬匹,讓牠們懂得一起工作。他解釋,一組馬匹時時刻刻都要知道到底是誰在掌控。控制和指揮馬匹的關鍵之一是馬具和嚼環。如果一組馬裡有一匹馬認為不需要服從駕馭者的意思,這組馬絕對無法拉曳、一同合作、發揮最大的能力。

現在,讓我們來檢視我外公用這個例子所教導我的一課。誰是這組馬的駕馭者?我外公認為是主。祂就是那位有明確目的和計畫的人物,也是這組馬與馬匹個別的教練和建立者。駕馭者知道得最清楚,馬匹要知道牠是否一直都在做正確的事情,唯一的方法就是服從和遵循駕馭者的領導。

外公把馬具和嚼環比喻成什麼?我當時相信,正如同我現在相信一樣,外公是在教導我要聽從聖靈的提示。在他的心目中,馬具和嚼環具有屬靈的意義。一匹聽話的馬,也就是一支訓練有素的馬隊裡的一員,需要駕馭者在溫柔的牽引之外再多施點力,這樣才能確切地做到駕馭者要做的事。這種溫柔的牽引等同於主對我們說話時微小的聲音。為了尊重我們的選擇權,聖靈的牽引從來都不是激烈、強迫的。

人們要是忽視了聖靈溫柔的提示,必將像那位浪子一樣,往往要從不服從和放蕩的生活才會學會自然的後果。浪子一直到自然的後果發生而謙卑下來之後,「他醒悟過來」,並聽見聖靈的低語告訴他,要他回到他父親的家中(見路加福音15:11–32 ) 。

所以,外公教導我的一課就是:要時時準備好接受聖靈溫柔的牽引。他教導我,要是我偏離了正道,必定會收到這類的提示。如果我讓聖靈引導我的決定,就絕對不會犯下嚴重的錯誤。

正如聖經雅各書3:3所記載的,「我們若把嚼環放在馬嘴裡,叫牠順服,就能調動牠的全身。」

我們必須敏於察覺靈性的嚼環,即使夫子是用最輕微的方式牽引我們,我們也都必須願意徹底改變方向。為了擁有成功的人生,我們必須教導我們的靈和身體一起服從神的各項誡命。如果我們聽從聖靈溫柔的提示,它便能使我們的靈和身體依著正確的目的聯合起來,引導我們回到永恆的家,與永恆的天父同住。

信條第三條教導我們服從的重要:「我們信經由基督的贖罪,全人類都可以藉著服從福音的律法和教儀而得救」。

外公舉例說明的一組馬匹中所描述的那種服從,也需要一份特殊的信任──也就是對駕馭者要有絕對的信心。因此,外公教導我的一課,也暗指著福音的首要原則──即對耶穌基督的信心。

使徒保羅教導:「信就是所望之事的實底,是未見之事的確據」(希伯來書11:1)。保羅接著運用亞伯、以諾、挪亞及亞伯拉罕的例子來教導信心的要義,並強調亞伯拉罕的故事,因為亞伯拉罕是信心之父:

「亞伯拉罕因著信,蒙召的時候就遵命出去,往將來要得為業的地方去;出去的時候,還不知往哪裡去。

「他因著信,就在所應許之地作客,好像在異地居住 ……

「因著信,連撒拉自己,雖然過了生育的歲數,還能懷孕,因她以為那應許她的是可信的」(希伯來書11:8–9,11)。

我們知道,經由亞伯拉罕和撒拉的兒子以撒,亞伯拉罕和撒拉獲賜一項應許──他們獲得應許,子孫將「如同天上的星那樣眾多,海邊的沙那樣無數」(見 第12節 創世記17:15–16;亦見)。然後亞伯拉罕的信心受到了考驗,那種方式對我們許多人來說都難以置信。

我曾經多次思考亞伯拉罕和以撒的故事,至今還是不認為我能夠完全理解亞伯拉罕的忠信和服從。也許我可以想像他有天早晨忠信地收拾東西啟程的樣子;不過,他怎麼能在兒子以撒身旁一步步地走完路程,經過了三天的跋涉之後來到摩利亞山的山腳下?他們是怎麼把生火用的木材扛上山的?他是如何搭建祭壇的?他是如何捆綁以撒、把他放到祭壇上?他又是怎麼向以撒解釋他就是那獻祭的供物?而且他怎麼有力氣舉起利刃來殺兒子?亞伯拉罕的信心使他有能力完完全全跟從神的帶領,直到那神奇的一刻出現,天使從天上呼叫他,對亞伯拉罕宣布,他已經通過了這個痛苦難當的試驗,之後主的天使重述了亞伯拉罕聖約的應許。

我承認,要對耶穌基督有信心並服從,這當中伴隨而來的種種挑戰對某些人來說很困難。多年來我已經累積了足夠的經驗,知道馬匹的個性各不相同,因此有些馬匹訓練起來較容易,有些則較困難,而且人類的差異其實比馬匹更大得多。我們每個人都是神的兒子或女兒,各有獨特的前生經歷和今生故事。因此,鮮少有全體適用的解決方法。所以,我充分體認到生命具有嘗試與犯錯的性質,而最重要的是,我們時時需要福音的第二項原則:悔改。

另一項事實是,我外公所處的那個年代,是一段單純得多的時代,尤其是在對與錯之間的選擇方面。雖然有些十分聰明又有見地的人可能會認為,我們處在較複雜的時代,需要比以往更複雜的解決方法;但我很難相信他們是正確的。相反地,我的想法是,當今的複雜反而需要更多的單純,就像我外公當初回答我那個真誠的問題──如何知道對與錯之間的差異一樣。我知道我今天提供給大家的是一個簡單的良方,但是我可以見證,它對我極有用處。我要向各位推薦這個方法,甚至要邀請各位把我這番話作個試驗;如果你們這麼做,我應許,當數不清的選擇朝你們蜂擁而來時,這個方法必能引導你們作出明確的選擇,而且對於那些令飽學之士和自以為聰明之人感到困惑的問題,這方法也會引導你們獲得簡單的答案。

我們常常認為,服從是被動消極、不用思考地遵從有較高權柄者的命令或指示。其實,以最高境界來說,服從象徵著我們對至高權柄者──即神──的智慧和能力有信心。當亞伯拉罕對神表現出他堅定不移的忠信和服從時,即使他受到吩咐要犧牲自己的兒子,神還是救了他。同樣地,當我們經由服從來展現忠信的精神時,神最終會來援救我們。

那些單單倚靠自己、跟隨自己的欲望和自我中心傾向的人,要是和那些跟從神、汲取祂的智慧、能力和恩賜的人相比,是很有限的。曾有人說,自私自利之人,難免劃地自限、作繭自縛。熱切地、主動地服從絕對不是軟弱或被動,而是表明我們對神有信心的一種方式,也會讓我們有資格獲得上天的能力。服從是一種選擇,是一種在我們有限的知識和能力以及神無窮的智慧與全能之間的一種選擇。根據外公給我的教導,這種選擇能使人感知口中靈性的嚼環,並跟從駕馭者的領導。

願我們會藉由忠信和經由接受復興福音的教儀,而成為聖約的繼承人和亞伯拉罕的子孫。我應許各位,永生的祝福是賜給每一位忠信和服從的人。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