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和各位分享最值得知道的真理。

戰爭或動盪不安的時期能使我們變得更加專注在真正重要的事情上。

第二次世界大戰對我來說,是靈性上一段倍感混亂的時期,當時我離開了家鄉猶他州百翰市,僅有一些非常微弱的見證,我感覺需要更多事物填補心靈的空缺。事實上,我們整個高年級的學生,在幾週內都前往了戰區。我駐紮在日本沖繩島北方的伊江島時,心中常因懷疑與不安所苦。我希望自己能對福音有個人的見證,我想要知道!

在一個無法入眠的夜晚,我離開帳篷,來到一個地下堡壘;這個堡壘是由一排排裝滿沙子的190公升燃料桶上下堆疊而成,形成一個封閉的掩體,沒有屋頂;所以我爬了進去,仰望星斗滿天的夜空,跪下來禱告。

禱告到一半的時候,真的發生了。即使我想告訴各位當時發生了什麼事,其實也是無法描述的,因為那超乎了我的表達能力。然而,這件事直到如今依舊清晰,就像65年前的那個夜晚一樣清晰。我知道這是非常私人、非常個人的屬靈顯現。終於,我親身知道了。我確確實實地知道這件事,因為那見證已經賜給了我。過了一會兒,我爬出堡壘,走著,或者說整個人飄飄然地回到我的床上。那天晚上直到天明,我都沉浸在喜悅與敬畏之情中。

我一點也沒有想過自己是個特別的人,反而認為如果我有這樣的經歷,別人應該也可以;至今,我對此仍然深信不疑。在後來的歲月裡,我逐漸明白這樣的經歷曾是指引我的明燈,也是我必須承當的擔子。

我想和各位分享最值得知道的真理,也就是我在將近90載的人生歲月裡和50多年總會持有權柄人員的閱歷中,所學習和經歷的事物。在我漸漸明瞭的事理中,有很多是屬於只能學習而無法教導的道理。

就像大多數具有寶貴價值的事物一樣,具有永恆價值的知識也只會經由個人的祈禱和沉思獲得。祈禱和沉思加上禁食與研讀經文,都帶來靈感、啟示和聖靈的低語;當我們令上加令地學習時,便會獲賜來自高天的教導。

許多啟示都應許,「我們在今生達到的任何智能水平,會在復活時與我們一起復活」,以及「由於……勤奮和服從〔才能獲得〕知識和智能」(教約130:18–19)。

我所明瞭的一項永恆真理是:神活著,祂是我們的父,我們是祂的兒女,「我們信神,永恆的父,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及聖靈」(信條第一條)。

父可以使用的頭銜有很多,但祂選擇被稱為「父」。救主命令我們,「所以你們要照這方式禱告:我們在天上的父」(尼腓三書13:9;亦見馬太福音6:9)。要是我們能了解到今生最重要的到底是什麼時,那麼對所有的人來說,祂之所以使用「父」這個稱謂便是寶貴的一課。

親職是一項神聖的特權,如果我們忠信地履行這項職責,將會是一項永恆的祝福。教會裡一切活動的最終目的都是為了使丈夫和他的妻子及兒女能夠在家中享有幸福快樂。

那些沒有結婚或無法生育子女的人並不會被排除在外,無法享有他們所追求的永恆祝福;只是這樣的祝福,他們目前還無法企及而已。我們不會每次都知道祝福會如何出現、會在何時出現,但是「永恆的增加」這項應許是不會拒絕任何訂立並遵守聖約的忠信者的。

你們不為人知的渴望和含淚的祈求,必將感動父和子兩者的心,你們會從祂們獲得屬於你們個人的保證,知道人生會很圓滿,任何必要的祝福絕對不會失去。

身為主的僕人,我已蒙得按立要在這項職位上行事,我要給處於這種情況的人一項應許:任何攸關你們救恩和超升的事物必將在適當的時候賜給你們。現在兩手空空的人必將收穫滿懷,此刻因夢想破滅和希望落空而傷痛的心,必將獲得醫治。

我所明瞭的另一項真理是:聖靈是真實的,祂是神組裡的第三位。祂的使命是為真理和正義作見證,祂顯現的方式有很多,包括平安的感覺和保證;祂也能帶來安慰、指引和給予必要的糾正;唯有藉著正義的生活,才能在生活中不斷有聖靈為伴。

聖靈的恩賜是經由福音教儀授予的;一位持有權柄的人按手在教會新成員頭上,說出這樣的話:「接受聖靈」。

單是接受這項教儀並不會讓我們有顯著的改變,然而如果我們聆聽並跟從靈的提示,便能獲得聖靈的祝福。天父的每一個兒女都能夠逐漸明瞭,摩羅乃的這項應許是真實的:「藉著聖靈的力量,你們可以知道一切事情的真實性」(摩羅乃書10:5)。

我在這一生中所獲得的一項非凡真理,就是我對主耶穌基督的見證。

主的名是一切事情之首,是我們所做的一切事的支柱,並以啟示作為基礎,祂的名是我們在教會裡藉以行事的權柄。每一個禱告──即使是小孩子的禱告,都是奉耶穌基督的名結束。每一項祝福、每一項教儀、每一次按立、每一項正式的行動,都是奉耶穌基督的名做的。這是祂的教會,是以祂的名字來命名的──即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見教約115:4)。

在摩爾門經中有一件偉大的事,就是尼腓人「奉〔主的〕名向父禱告」,主向他們顯現並問到:

「你們希望我給你們什麼呢?

「他們對祂說:主啊,我們希望您告訴我們要用什麼名字稱呼這教會;因為人民為這事爭論。

「主對他們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為什麼人民要為這事抱怨和爭論呢?

「他們沒有讀過經文嗎?經文說你們當承受基督的名,就是我的名。因為在末日你們必以這名被稱呼;

「凡承受我名並持守到底的,在末日必得救。……

「所以你們無論做什麼,都要奉我的名;所以你們要用我的名稱呼這教會,奉我的名祈求父,求祂為我的緣故賜福給教會」( 尼腓三書27:2–7)。

就是祂的名字,耶穌基督,「因為在天下人間,沒有賜下別的名,我們可以靠著得救」(使徒行傳4:12)。

在這個教會裡,我們知道祂是誰:祂是耶穌基督,是神的兒子,是父的獨生子。祂就是那位被殺和復活的,是我們在父面前的中保。「記住!你們要在神的兒子基督,〔我們〕救贖主這塊磐石上建立根基。」(希拉曼書5:12)祂是那位支持我們、保護我們和家人度過人生風雨的碇錨。

每個星期日,世界各地住在不同國家、使用不同語言的人民會聚在一起,用相同的字句祝福聖餐。我們承受基督的名,一直記得祂,祂的名字已經烙印在我們身上。

先知尼腓宣告:「我們談論基督,我們因基督而快樂,我們傳揚基督,我們預言基督,我們依照我們的預言記錄,好使我們的子孫知道去哪裡尋求罪的赦免」( 尼腓二書25:26)。

我們每個人都必須獲得自己對主耶穌基督的個人見證,然後再跟家人及其他人分享這個見證。

這一切事上,我們不應該忘記,有個敵人正力圖破壞主的事工。我們必須選擇要跟從誰,我們的平安保障就是自己決定要跟從救主,確定我們會忠信地一直留在祂這一邊,就是這麼簡單。

在新約聖經中,約翰記載,有些人未能下定決心跟隨救主和祂的教導,「從此,他門徒中多有退去的,不再和他同行。

「耶穌就對那十二個門徒說:『你們也要去嗎?』

「西門‧彼得回答說:『主啊,你有永生之道,我們還歸從誰呢?

「我們已經信了,又知道你是神的聖者』」(約翰福音6:66–69)。

彼得所獲得的知識,是救主的每一個門徒都能學到的。若要忠誠不渝地忠於耶穌基督,我們就要接受祂為我們的救贖主,並竭盡所能地奉行祂的教導。

在我活到這把年紀,教導和服務這麼多年後,在我行過千萬哩路、走訪世界各地後,連同我所經歷過的一切,我想要分享一項偉大的真理,那就是我對救主耶穌基督的見證。

約瑟‧斯密和西德尼‧雷格登在經歷一次神聖的經驗後,作了以下的記載:

「現在,在許多對祂作的見證後,最後,這是我們對祂作的見證:祂活著!

「因為我們看見祂」(教約76:22–23)。

他們的這番話,正是我想說的。

相信,而且確切知道耶穌是基督,是神的兒子,祂活著,是父的獨生子,並且「諸世界現在和過去都是藉祂、經祂、由祂創造的,其上的居民也是神所生的兒女」(教約76:24)。

我見證,救主活著。我認識主,我是祂的證人,我知道祂為天父所有的兒女付出極大的犧牲和永恆之愛。我滿懷謙卑、但十足確切地作此特別的見證,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