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懇請各位要溫柔地了解他人的立場,學著去問:「你的看法如何?」

四十一年前,我和我美麗的妻子,珍,還有在襁褓中的兒子史考蒂登上一輛18輪大型運輸卡車的駕駛座,載著一大車建築材料橫越好幾個州。

當年沒有繫安全帶或坐兒童安全椅的規定,所以我太太就把寶貝兒子抱在懷裡。她說:「我們離地面真高啊!」,她這句話早該讓我警覺到她心中的不安。

我們開到公路上有名的陡降路段多納山口時,駕駛車廂突然冒出濃煙,我們很難看清前面的路況,也難以呼吸。

載著那麼重的裝備,光靠煞車是沒辦法很快降速的。我利用引擎煞車和降檔的方式拼命試著把車停下來。

就在我正要把車停到路邊,但還沒有完全停好的同時,我太太打開車門,抱著寶寶跳車了。我眼睜睜地看著他們在泥土地上翻滾。

車一停下來,我就跳下冒煙的車廂,用最快的速度衝過碎石堆和雜草叢把他們抱在臂彎裡。珍的手臂和手肘都受傷流血,但慶幸的是,她和兒子都還活著。我在塵土飛揚的高速公路旁緊緊抱著他們,直到塵埃落定。

我在心跳逐漸緩和,喘過氣之後,脫口就說:「你到底在想什麼?你知不知道這樣做有多危險?你們可能就因此送命了!」

她轉頭看著我,淚水滾落她被煙燻黑的雙頰,她說了讓我心疼的一句話,到現在我仍記憶猶新。她說:「我只是想救我們的兒子。」

我當下才明白她以為引擎著火,擔心車子爆炸,我們都會死掉,而我知道那只是電器故障,有危險但不致於有生命安危。我看著親愛的妻子,手輕輕摸著寶寶的頭,心想是什麼樣的女人會做出這麼勇敢的事情。

我們的引擎故障時,我們在情緒上原本也可能會變得同樣危險,但所幸經過一段時間的沉默後,在雙方都覺得對方有錯的情況下,我們倆終於把埋藏在火爆情緒下的情感表達出來,我們表達出對彼此的愛和對對方安危的關心,這些表達解除了可能毀掉我們寶貴婚姻的一場危機。

保羅告誡我們:「污穢的言語一句不可出口,只要……說造就人的好話,叫聽見的人得益處」(以弗所書4:29)。他的話語反映出務必要潔淨。

各位覺得「污穢的言語」是什麼意思呢?我們都經常感受到自己或他人的怒火。我們在公共場合看過人們情緒失控,也曾在運動賽事中、政治議壇上或自己家裡經歷過某些情緒「短路」。

孩子有時候會對摯愛的父母說出鋒利的話語。共度生命中最深刻、最親密經驗的配偶有時也會一時糊塗對彼此失去耐心而咆哮。我們每個人雖然都是與慈愛天父立過聖約的兒女,但都後悔曾經自以為是地妄下論斷。我們都曾在不了解對方立場以前,說出刻薄傷人的話。我們也都有機會學到惡意的言語會怎樣使得嚴重的事情變得一發不可收拾。

總會會長團在最近的一封信函中清楚地聲明:「耶穌基督的福音教導我們彼此相愛,並以仁慈和禮節對待所有的人──縱使我們的意見相左亦然」(總會會長團於2014年1月10日信函)。這段重要的話提醒我們可以而且應當不斷地用有禮貌的方式與人對話,尤其是在我們用不同的觀點來看待這世界時。

箴言的作者勸告:「回答柔和,使怒消退;言語暴戾,觸動怒氣」(箴言15:1)。「回答柔和」包含了經過思考的回應──也就是用謙卑的心說出節制的言語。這並不代表我們不要直言以對,也不代表我們要在教義真理上讓步。就算理直也要氣和。

摩爾門經中有個明顯的例子,說明肯定的言語在婚姻中意見不合時所產生的功效。李海和撒拉亞的兒子們被差遣回耶路撒冷去取銅頁片,卻遲遲沒有回來。撒拉亞以為她的兒子們都遇害了,她滿腔憤怒,需要找個人來怪罪。

我們透過她兒子尼腓的雙眼來理解這個故事:「因為她以為我們已死在曠野;她也曾埋怨父親,說他是一個會看到異象的人;說:看啊,你帶我們離開我們繼承的土地,而我兒子都死了,我們也要死在這曠野中。」(尼腓一書5:2

我們來思考一下撒拉亞那時可能的想法。看著她那些爭論不休的兒子們回到她丈夫性命受到威脅的地方,她內心必然憂心忡忡。她還在能夠生育的年紀,就離開了舒適的家園和朋友,來到荒涼的曠野,住在帳篷裡。她被逼到了恐懼的極限,彷彿撒拉亞也英勇地(如果不算是理性地)從飛馳的卡車上跳下來,想要保護她的家人。她以憤怒、懷疑和責怪的言語對丈夫表達了她合理的擔憂──全人類似乎都精通這種言語,熟稔的程度令人驚奇。

先知李海聽出妻子因恐懼而產生的憤怒,接著他非常節制地用體諒的言語來回應。首先,他認同從妻子的角度所見的事實:「父親對她說:我知道我是個會看到異象的人;……〔如果我〕仍然留在耶路撒冷,〔我們早就〕和我的弟兄同遭毀滅」(尼腓一書5:4)。

她的丈夫在聖靈毫無疑問地向他作見證後,就妻子擔憂兒子們的安危作了回應,他說:

「但是看啊,我已獲得一塊應許地,我確實為這些事而快樂;是的,而且我知道主會從拉班手中救出我的兒子,……

「我父親……用這樣的話談到我們,來安慰我母親」(尼腓一書5:5–6)。

今日的男女極需要培養互相尊重的態度,能夠超越信仰和行為的鴻溝,以及意見相左的深淵。要了解我們的心思意念所接受到的一切訊息,甚至全盤理解每個人所面臨的考驗與選擇是不可能的。

僅管如此,我們若先懷著同理心去體察他人,那麼我們會講出保羅所說的「污穢的言語」嗎?我很了解我個人的不完美與不圓融,因此我懇請各位要溫柔地了解他人的立場,學著去問:「你的看法如何?」

大家是否還記得主揀選伯利恆的大衛這位小牧童作以色列的王時,撒母耳和掃羅感到非常訝異?主對祂的先知說:「耶和華不像人看人:人是看外貌;耶和華是看內心」(撒母耳記上16:7)。

我們的車廂冒出濃煙時,我太太用她所能想到的最英勇舉動來保護我們的兒子。我質疑她的選擇的同時,也是在盡職責保護家人。令人震驚的是,重要的不是誰是比較對。重要的是彼此傾聽和理解對方的想法。

願意透過對方的立場來看事情,可以將「污穢的言語」化為「造就人的話」。使徒保羅了解這一點,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都能體會這一點。這麼做或許無法改變或解決問題,但更重要的是造就人的話可能會對我們產生的改變。

我謙卑見證,我們可以藉著愛心的言語來「造就人」。經過培養的這項聖靈恩賜會穿透我們的心,使我們對別人的感受和情況產生同理心,使得我們能將危險的情況化為聖地。我見證慈愛的救主「是看[我們的]內心」,而且祂關心我們的看法。奉耶穌基督的名,阿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