包裹他們的傷處

總會會長團第一諮理


亨利‧艾寧
我祈求我們都會準備好自己,提供主要我們在塵世旅途中提供的任何聖職服務。

我們每個人都蒙受祝福,為其他人懷有一份責任。持有神的聖職就是為祂兒女的永生向神負責。那樣的責任是真實、美好的,有時則會令人感到不勝負荷。

今晚聆聽演講的長老定額組會長們明瞭我的意思。以下的事情曾發生在你們其中一個人身上;很可能曾發生在你們許多人身上──而且不只一次。細節可能各有不同,但情況卻是一樣的。

一位你不熟悉的長老來向你求助。他不久前才知道,他今天必須和太太、稚齡的兒子從他們住的公寓搬到附近另一個地方。

他和妻子已經詢問一位友人是否能借用他的卡車一天,便於一家人搬運個人物品。那位朋友出借了卡車,於是這位年輕的父親開始把所有家當裝上卡車,但才開始沒幾分鐘,他的背就受傷了,出借卡車的朋友也忙得抽不出身幫忙。這位年輕父親覺得不知所措。他想到了你──他的長老定額組會長。

他開口請求協助時,已經過了中午。教會在當天晚上有個會議,而你已經答應妻子當天會幫她做些家事。你的孩子也已要求你陪陪他們,但你還抽不出空。

你也了解,你定額組的成員,尤其是那些最忠信、你最常請他們來幫忙的那些人,現在的處境可能也和你一樣。

主在召喚你這項職位時,知道你會面臨這樣的情況,因此祂賜給你一個故事來鼓勵你。這個比喻適用於負荷過重的聖職領袖;我們有時稱之為好撒馬利亞人的故事。但這個故事其實是給這個忙碌、艱困的後期時代偉大聖職持有人的故事。

這個故事很適合背負重擔的聖職僕人。請記住,你是撒馬利亞人,而不是從那位傷患身邊過去的祭司或利未人。

當你面對這類挑戰時,可能從未想過這個故事。但是當這樣的日子再度來臨時,我祈禱你們會想起這個故事,因為那種日子必再度來臨。

經文並未告訴我們為何那位撒馬利亞人旅行在耶路撒冷通往耶利哥的路上。他不太可能只是獨自一人走著,因為他必定知道強盜會在那裡等待毫無防備的人。這趟旅程非同小可,而且一如往常地,他帶著馱負重物的牲口,以及油和酒。

主這樣說,當這位撒馬利亞人看到那位傷患,他就停下來,因為他「動了慈心」。

他不僅動了慈心,他還採取了行動。請牢牢記住經文如此詳細記載著:

「[他]上前用油和酒倒在他的傷處,包裹好了,扶他騎上自己的牲口,帶到店裏去照應他。

「第二天拿出二錢銀子來,交給店主,說:『你且照應他;此外所費用的,我回來必還你。』」1

你和你們蒙召喚帶領的聖職持有人都至少有三項保證。第一,只要你祈求,主就會將祂對窮困者所動的慈心賜給你。第二,祂會提供其他的人與你一同服務,如同那位旅店主人。第三,主就像好撒馬利亞人一般,會給予所有參與協助窮困者之人更多的報償。

各位長老定額組會長很可能不只一次地依據那些保證採取行動。你邀請主的其他聖職弟兄幫忙,深信他們會懷著慈心回應你的邀請。你不怕去邀請那些過去最常付諸行動的人,因為你知道他們很容易就動了慈心。你在邀請的時候,知道過去他們選擇去幫忙時,都感受到主的寬大為懷。你邀請一些已經負擔沉重的人,你知道犧牲越大,主賜予他們的報償也越大。過去提供幫助的人都感受到主的感激豐盛滿溢。

你可能已充分獲得靈的啟發,不去邀請某個人幫助裝卸卡車。你身為領袖,十分了解你的定額組成員和他們的家庭。主則完全了解他們。

祂知道哪位妻子因丈夫找不出時間幫她做事、照顧她的需求,而瀕臨負荷的臨界點。祂知道哪些孩子會因再看到父親幫助他人而蒙受祝福,或者這些孩子需要父親在當天陪伴他們,使他們感覺父親重視他們。但祂也知道誰需要受邀去服務,儘管他們看來不可能或不願意接受邀請。

你無法完全知道定額組所有成員的情況,但是神知道。因此,一如往常那樣,你祈求能夠知道要邀請誰來為人服務。主知道誰在受邀幫忙之後會蒙受祝福,而哪個家庭則會因不在受邀之列而蒙受祝福。當你擔任聖職領導人時,你可以期待那樣的啟示臨到你。

我還是男青年時,就看過那樣的情況發生;我當時是祭司定額組第一助理。有一天,主教打電話到我家來,要我和他一起去拜訪一位極需幫助的寡婦。他說,他需要我幫忙。

我在家等待他來接我時,心中感到很不安。我知道主教有堅強、睿智的諮理,一位是有名的法官,另一位經營一家大公司,後來成了總會持有權柄人員。主教自己後來也擔任總會持有權柄人員。為什麼主教要對一個沒有經驗的祭司說:「我需要你幫忙」?

我現在比較了解,他當時對我說的其實是:「主需要祝福你。」我在那位寡婦的家,很驚訝地看到他告訴那位婦人說,除非她先把已經交給她的預算表格填妥,否則就得不到教會的幫助。在回家的路上,他看到我一臉驚訝,笑著說:「亨利,當她能夠控制支出的時候,她就能夠幫助其他人了。」

又有一次,我的主教帶我到一對酗酒夫妻的住處,他們要兩位驚惶害怕的小女孩到門口應門。主教與兩位小女孩談話以後,我們就離開了。他對我說:「我們還無法改變他們生活中的悲劇,但他們可以感受到主愛他們。」

一天晚上,他帶我到一個多年未出席教會聚會的弟兄家中。主教告訴他,他有多麼愛他,支會多麼需要他。那位弟兄似乎無動於衷。但當時,每次主教帶我去看他的時候,對我都有很深遠的影響。

我無從得知主教是否事先作了祈禱,知道哪位祭司能透過與他出去拜訪而獲得祝福。他可能也帶了其他祭司出去許多次。但是主知道有一天我會成為一位主教,邀請信心冷卻的人重回福音溫暖的懷抱。主知道有一天我會被賦予聖職責任,照顧天父上百位、甚至上千位極需屬世援助的子女。

你們男青年無法知道主正在準備你們將來提供哪些聖職服務的行動,但每位聖職持有人更大的挑戰是提供屬靈的協助。我們所有的人都有那項職責,是隨著我們定額組成員的身分而來的,也隨著我們的家庭成員身分而來。如果你的定額組或你的家庭有任何人的信心受到撒但攻擊,你會動慈心。就像那位撒馬利亞人提供的服務和慈悲一樣,你也會在他們有需要時為他們施助,帶著醫治油膏治癒他們的傷口。

在你擔任全部時間傳教士的時候,你會拜訪數千位屬靈方面極需幫助的人。在你教導他們之前,許多人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屬靈的傷口,若再不醫治,將會帶來無盡的悲慘。你會去做主的差事,去救援這些人。當他們接受引導至永生的教儀時,唯有主能治癒他們屬靈的傷口。

身為定額組成員、身為家庭教導教師、身為傳教士,除非你自己的信心剛強,否則無法幫助人們修補他們靈性的創傷。那意味著要更經常閱讀經文,並祈禱讀過的內容。適時的祈禱和快速瀏覽經文無法幫助你作好準備。你需要的確信來自教義和聖約第84篇的忠告:「你們事先也不要憂慮要說什麼話,只要不斷在意念中珍藏生命的話語,到時候,必給你們適合每個人的部分。」2

唯有當我們「珍藏」生命的話語,並且不斷這麼做,那項應許才會實現。那段經文提到的珍藏,對我而言,意味著對於這些話語的一種感覺。比方說,當我去幫助一個對先知約瑟‧斯密的神聖召喚信心不堅定的人的時候,那些感覺就會回到我心中。

那不僅僅是摩爾門經的話語而已;那是來自於每當我閱讀摩爾門經,即使只有幾行而已,所獲得的對真理確信的一種感覺。我無法保證這樣的經驗會發生在每個對約瑟先知或摩爾門經心存懷疑的人身上。但我知道約瑟‧斯密是復興的先知,我知道摩爾門經是神的話,因為我已經珍藏了這些感覺。

我從經驗中得知,你可以從聖靈獲得對真理的確證,因為這樣的事已經發生在我身上。你我都必須先有那樣的確證,主才會讓我們在旅途中遇見我們所愛、但遭真理的敵人擊傷的人。

我們還有另一個準備工作要做。對他人的痛苦麻木不仁,是人性的一項特點。救主大費周章地闡述祂的贖罪,以及祂將天父所有兒女的痛苦和憂傷攬在身上,使祂得以了解該如何救助他們,原因就在於此。

即使是天父在這世上最優秀的聖職持有人,也無法輕易地獲致相同程度的慈心。那些對顯而易見的真理卻視而不見的人,我們人性的傾向是對他們失去耐心。我們必須謹慎小心,不要讓我們的缺乏耐心被解讀為譴責或排斥。

身為主的聖職僕人,當我們準備代替祂提供援助時,有一段經文可用來引導我們,其中包含我們在人生旅途中所需的恩賜,不論主將差遣我們前往何處皆然。那位好撒馬利亞人擁有那項恩賜,我們也會需要它。主已告訴我們可以如何找到:

「所以,我心愛的弟兄們,你們若沒有仁愛,就算不得什麼,因為仁愛永不止息。因此,要固守著仁愛,那是一切事物中最偉大的,因為一切事物終必止息──

「然而仁愛是基督純正的愛,這種愛永遠持守;凡在末日被斷定有仁愛的,他的景況一定很好。

「所以,我心愛的弟兄們,要全心全力向父祈求,好使你們滿懷父賜給祂兒子耶穌基督的真正信徒的這種愛;使你們得以成為神的兒子;使我們在祂顯現時像祂一樣,因為我們必得見祂的真體;使我們懷有這個希望;使我們被潔淨得像祂一樣純潔。」3

我祈求我們都會準備好自己,提供主要我們在塵世旅途中提供的任何聖職服務。奉耶穌基督的聖名,阿們。■

顯示參考資料

  1.  

    1.  路加福音10:33–35。

  2.  

    2.  教義和聖約84:85

  3.  

    3.  摩羅乃書7:46–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