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過主導覽

常見問題

2018年4月1日


救主的生平與傳道體現出「你要盡心、盡性、盡意愛主——你的神」,以及「愛人如己」(馬太福音22:37,39)這兩大誡命。在救主的教會裡,我們這些真心渴望成為祂的門徒的成員,應當奉行祂的教誨,去愛我們的天父和祂的兒女,為他們服務。救主說:「如果你愛我,就要事奉我」(教約42:29)。便雅憫王教導:「你們為同胞服務時,只是在為你們的神服務而已」(摩賽亞書2:17)。阿爾瑪以下這句話總結了我們的職責:「他們確實看顧他們的人民,並以正義的事來滋養他們」(摩賽亞書23:18)。

為了幫助我們每個人響應要關照和服務他人這項神聖使命,總會會長團已宣布作下列調整,目的在於使麥基洗德聖職定額組和慈助會所做的努力,能專注於像救主那樣施助。這些調整包括:

  • 在支會層級,只有一個麥基洗德聖職定額組。
  • 在支聯會層級,只有一個大祭司定額組。
  • 施助取代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
  • 把青少年納入施助行列。

為了支持這些調整,支會和支聯會將不再舉行聖職執行委員會會議。支會若發生特別事件,例如敏感的家庭問題或特殊的福利問題,可以在擴大的主教團會議中加以討論。較不敏感的其他事務可以在支會議會中討論。以前的「支聯會聖職執行委員會會議」現在改稱為「高級諮議會會議」(見下列問題7和15)。

更多資訊,見ministering.lds.org

在支會層級,只有一個麥基洗德聖職定額組。

羅素·納爾遜會長曾教導:「啟示不需要一次全部來到,它可以逐漸遞增。」1聖職定額組所顯露出的事情,以及對聖職權鑰進一步的了解,提供了漸進的啟示模式。綜觀教會歷史,主經常以律上加律的方式來透露祂的旨意,讓祂的兒女逐漸明白如何把福音原則運用到當前的情況(見教約46:15-16)。

過去幾年來,總會會長團和十二使徒定額組一直在思考以下所述的這些調整。領袖們經過許多禱告,審慎研究聖職定額組在經文中的依據,教會主領人員的一致同意,以及確認這麼做是主的旨意後,才重新調整定額組在支會層級和支聯會層級的結構,為福音復興的開展再邁出一步。


1羅素·納爾遜,「祈求、尋找、叩門」,2009年11月,利阿賀拿,第83頁。

1.支會的大祭司小組和長老定額組會作哪些調整?

在支會中,長老定額組成員和大祭司小組成員今後將合併為一個定額組,由一個會長團來帶領。這個人數增加且更加團結的定額組,將指定為「長老定額組」,不再有支會大祭司小組。

長老定額組包括了支會中所有的長老和準長老,以及目前不是在主教團、支聯會會長團、高級諮議會服務,也不是擔任行使職權的教長之大祭司。

2.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如何組成?

支聯會會長在其諮理的協助下,會卸任目前大祭司小組領導人和長老定額組會長團。然後,支聯會會長會在每個支會召喚新的長老定額組會長;支聯會會長、支聯會會長團中蒙指派的一位諮理,或蒙指派的高級諮議,將召喚被推薦的諮理到長老定額組會長團服務。新的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可包括不同年齡與經驗的長老和大祭司,在同一個定額組會長團共事。長老或大祭司可以擔任定額組會長或諮理。2


2教義和聖約107:9-12。第11節,「大祭司」指的是主領大祭司。

3.誰指導長老定額組會長的事工?

長老定額組會長直接對支聯會會長負責;支聯會會長透過高級諮議會提供來自支聯會會長團的訓練和指示。主教是支會的主領大祭司,也要定期和長老定額組會長開會。主教要與他商議,針對如何給予支會成員最好的服務和祝福,與支會所有組織和諧共事等方面,提供適切的指導。(見指導手冊第二冊,7.3.1

4.定額組結構的這項調整會改變定額組成員的聖職職位嗎?

不會。就聖職職位來說,長老仍然是長老,大祭司仍然是大祭司。不過,長老若被召喚到支聯會會長團、高級諮議會或主教團,仍然會被按立為大祭司;若還有其他情況,則由支聯會會長透過祈禱、深思熟慮和靈感來決定。

5.支會可以有一個以上的長老定額組嗎?

可以。根據教義和聖約107:89,一個支會有非常多活躍的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時,領袖可以組織一個以上的長老定額組。在這樣的情況下,每個定額組要針對年齡、經驗和聖職的職位及實力作適當的分配。

在支聯會層級,只有一個大祭司定額組。

6.支聯會大祭司定額組作了哪些調整?

支聯會會長團繼續擔任支聯會大祭司定額組的會長團。該定額組成員僅限於目前在支聯會會長團、主教團、高級諮議會服務的大祭司,以及目前為行使職權的教長之大祭司。支會和支聯會的文書及執行秘書不是大祭司定額組的成員。

支聯會大祭司定額組的成員如果沒有被指派到其他地方,通常就和長老定額組一起聚會。

7.支聯會大祭司定額組的角色為何?

支聯會會長團具有主領的角色,視需要與支聯會大祭司定額組成員開會,為定額組成員提供訓練,並在召喚上給予協助。指導手冊第二冊,18.3說明的支聯會現行聚會(會議)將持續,但作下列調整:

  • 支聯會聖職執行委員會會議改稱為「高級諮議會會議」。
  • 支聯會中所有蒙按立的大祭司不再舉行年度會議。不過,支聯會會長團要召開支聯會大祭司定額組年度會議。
8.麥基洗德聖職定額組作這些調整的目的為何?

支會在只有一個麥基洗德聖職定額組的情況下,能讓聖職持有人齊心協力來達成各層面的救恩事工,包括先前由大祭司小組領袖所協調的聖殿及家譜工作。這麼做可讓年齡和背景各不相同的定額組成員,能從處於人生不同階段者的觀點與經驗而受益。這麼做也讓經驗豐富的聖職持有人有更多的機會去輔導其他人,包括準長老、新成員、年輕成人和重新回到教會的人。

這些調整,有助於長老定額組和慈助會協調彼此的事工,也簡化定額組與主教團及支會議會之間的協調過程。讓主教得以委派更多的責任給長老定額組會長和慈助會會長,好讓主教和他的諮理能專注在主要的職責上,尤其是主領亞倫聖職和女青年。

施助將取代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

多年來,家庭教導教師和探訪教師每個月盡責地到成員家中拜訪,傳達信息和提供必要的援助,在這項重要的事工上投注無數個小時和無私的服務。

在這樣的基礎上,教會領袖現在要請成員們更專注於用基督般的關懷來照顧其他人在屬靈與屬世上的需要(見指導手冊第二冊,3.2.3)。為了強調這樣的關懷照顧,以前的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今後將成為一項共同協力完成的事工,稱為「施助」,在主教的指示下,由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和慈助會會長團加以督導。

9.「施助」是什麼意思?

救主以身作則,用愛為祂的父以及為每一個人服務,彰顯了施助的精神(見約翰福音15:9-10)。祂愛祂周遭的人,教導他們,為他們祈禱,安慰他們,祝福他們,並邀請所有的人來跟從祂(見馬可福音8:34)。教會成員在施助時,也要透過祈禱,努力像祂那樣服務——「安慰需要安慰的人」,「探訪每位成員的家」,「看顧教會成員,和他們在一起,並堅固他們」,並且幫助每個人成為耶穌基督真正的門徒(見摩賽亞書18:9教約20:51,53;亦見約翰福音13:35)。

成員在施助時,要透過溝通和靈感啟發,來決定與關心對象聯絡的頻率和方式。他們要與領袖商議,每季至少向領袖回報一次,報告所作的服務和關心對象的需要及優勢。領袖則每季回報一次這些施助面談,但是不再回報拜訪或聯絡成員個人及家庭的次數。此外,透過為每位成員提供聖職方面的連結,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會形成一個通訊網,可供領袖在危險或緊急狀況時使用。

10.施助的人要如何稱呼?

聖職持有人稱為「弟兄施助者」,慈助會姊妹則稱為「姊妹施助者」。通常用他們的姓名「瓊斯弟兄」或「斯密姊妹」來稱呼即可,不用冠上「施助者」。

11.施助與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有哪些相似和不同之處?

施助與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相似之處,在於每個家庭都會有聖職弟兄,也就是弟兄施助者,來施助和關心這個家庭或住在那裡的人(見教約20:47,59)。每位成年姊妹也會有慈助會的成員,也就是姊妹施助者,來施助和關心她。總會慈助會會長團從2018年1月起,便談到施助的重點,進一步加強大家的認知(見「隨時隨地用各種方式保持聯繫」,2018年1月,利阿賀拿,第7頁)。

此外,教會也調整了對家庭教導和探訪教導的一些要求,幫助成員更專注於滿足關心對象的需要。以後不再要求聯繫必須是正式拜訪,可以選在家裡、教會,或是任何安全、方便又可以到達的地方。誠如傑佛瑞·賀倫所教導的:「最重要的報告是,各位如何造福並看顧那些在你們管家職務上的人,這跟在什麼時間或地點都沒有關係。 最重要的是,各位要去愛你們的同胞,履行『一直看顧成員』」3這項誡命。

簡言之,施助的事工要靠聖靈來引導,是可靈活變通的,而且是按照每位成員的需要而量身打造的。


3傑佛瑞·賀倫,「教會的特使」,2016年11月,利阿賀拿,第62頁。

12.施助的事工要如何靠聖靈來引導?

成員在施助時,要尋求靈感,以知道如何最能幫助到別人,滿足他們的需要。約定時間去拜訪和定期打電話給某位獨居的年長姊妹,是否能提供她所需要的聯繫呢?邀請某位較不活躍的年輕成人參加社區活動,是不是最有幫助的聯繫方式呢?支持某一場青少年足球比賽,是否對青少年和她的父母最有幫助呢?發一則充滿希望的經文簡訊,是不是有助減輕他的重擔呢?一張字條、一張卡片或一封電子郵件,是否能表達有幫助的關懷呢?救主會希望祂的僕人怎麼做呢?針對這類問題找出受靈感啟發的答案,並且用各種可行的方法聯繫關心對象,是能夠提供受靈感啟發的施助之關鍵所在。為了提供基督般的服務,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不能再倚靠例行拜訪或預定的信息,他們要尋求靈感,與家庭成員商議,運用所擁有的時間和資源,為關心對象提供最佳照顧。

13.施助事工要如何變通?

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有機會去做能達到最佳效果的事。他們受邀關心的對象,不見得每個人都需要同等的關注。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及慈助會會長團要和主教團及支會議會合作,與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溝通優先順序,好知道誰最需要他們。最需要優先考慮的通常是新成員、願意接受成員聯絡的較不活躍成員,及其他像單親父母和鰥夫寡婦等。領袖可以指派一位青少年領袖去關心有青少年子女正面臨考驗的家庭,也要立即指派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給新歸信者。他們可以指派長老定額組的任何成員,也就是大祭司和長老,來做這類的施助。

若適宜,已婚夫妻可被指派去關心某個家庭或個人。此外,月桂組和玫瑰組的女青年可以擔任慈助會姊妹的同伴而有所貢獻,祭司和教師也可與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一同服務(見下列問題22)。

14.施助如何按照每位成員的需要而量身打造呢?

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要努力去做最能滿足個人需要的事。他們可以用各種溝通方式來回應聖靈的提示,並且滿足服務對象的需要。要滿足這些需要,首先要透過祈禱仔細思量,與被指派關心的家庭和個人進行信息的交流對話。在這樣的對話和後續的接觸中,他們要聆聽施助對象說的話,以便知道如何提供最好的服務,他們希望連絡的頻率與方式,以及最需要的信息內容。施助者要確保所有與該家庭任何成員進行的溝通,都是妥當合適的。

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要幫助成員個人及家庭為下一個教儀作準備,幫助他們遵守所立的聖約,達到自立。也可以和個人或家庭分享特別準備給他們的靈性信息,即使分享信息並不是施助的主要任務。利阿賀拿將不再刊登供施助聯繫使用的特定信息。

15.麥基洗德聖職領袖和慈助會領袖要如何在事工中齊心協力?

聖職定額組在結構調整之後所增添的力量,加上與慈助會齊心協力,可預期到的而且會自然產生的其中一項結果,就是施助他人的能力提升了。施助成為一項協調整合的努力,是為了達成「探訪每位成員的家」和「看顧教會成員,和他們在一起,並堅固他們」的聖職職責,並達成慈助會「增進對天父和對耶穌基督及其贖罪的信心,透過教儀和聖約鞏固個人、家人與家庭,並團結合作幫助有需要的人,來幫助她們準備好接受永生的祝福」的宗旨(教約20:47,53指導手冊第二冊,9.1.1)。

長老定額組會長團與慈助會會長團在主教的指導下共同合作,努力看顧和關心每個成員及家庭時,會有機會得到啟發、組織起來並協調相關事宜。協調相關事宜包含以下列方式共同合作:

  • 長老定額組會長團提出關心支會中成員個人及家庭的施助指派。慈助會會長團提出關心慈助會姊妹的施助指派。有特殊需要時,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和慈助會會長團在最後定案前可以討論特殊的指派。
  • 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和慈助會會長團,要向主教提出建議的施助指派,取得主教的核可。
  • 必要時,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可以一起討論成員個人的特殊情況,若有需要,可聯絡他們的長老定額組領袖或慈助會領袖,請求更多的協助和資源。
  • 長老定額組會長團和慈助會會長團每季開會一次,討論從施助面談中得知的成員個人及家庭的需要。
  • 在開完這個會之後,長老定額組會長和慈助會會長要每季與主教開會一次,提出成員個人及家庭的需要。
  • 必要時,長老定額組領袖和慈助會領袖應把在施助面談中所找出的優勢和需要與支會議會商議,訂定並執行能服務支會成員及造福他們的計畫。

為簡化協調工作,支會要著重在支會議會會議,不再召開聖職執行委員會會議。以往在聖職執行委員會會議議程中所處理的項目,必要時,可在擴大的主教團會議、支會議會,或主教與長老定額組會長及慈助會會長每季一次的會議中加以討論。

16.成員如何接到施助的指派?

領袖要與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最好是跟同伴團——見面,告訴他們被指派的事工,針對施助對象的優勢、需要和挑戰進行商議。這樣的對話可以在施助面談時(見下列問題20)或有需要時進行。

17.到家拜訪的作用是什麼?

基於人數、距離、安全和其他考量,每個月到每個家庭拜訪可能無法做到或不切實際;不過,倘若可行,親自拜訪是很重要的。為了能像救主那樣服務,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要思考各種可行的辦法來關心和聯繫被指派的對象。

18.施助時一定要分享信息嗎?

不需要。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逐漸認識被指派的對象後,會了解施助對象的需要,聖靈也可能會提醒他們教導某項福音原則。父母也可以要求為自己的家庭帶來某個特定主題。但最好的「信息」是關心和愛。

19.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要如何回報他們所做的努力?

領袖不再收集特定月份有關被拜訪的成員家庭和個人的報告。反而是,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有機會與自己的長老定額組領袖和慈助會領袖共同商議,討論服務對象的情況和所作的施助。這樣的共同商議,至少要每季一次在施助面談中進行,若還需要溝通,可以利用其他時間。

20.何謂施助面談?

施助面談是為了(1)討論被指派的成員家庭及個人的優勢、需要與挑戰,(2)確認定額組、慈助會或支會議會可以協助滿足哪些需要,(3)針對施助的事工,得到領袖的指示和鼓勵。

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至少每季一次,要在施助面談中與長老定額組或慈助會的一位領袖開會,最好是親自與同伴一起出席。一起施助的已婚夫妻,可以和長老定額組領袖或慈助會領袖開會,或與兩者開會。在兩次面談之間的那段時間,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可視需要,以親自出席或透過電話、簡訊、電子郵件或其他方式來傳達其他資訊。機密資料應只告訴長老定額組會長或慈助會會長,或是直接告訴主教。

21.領袖要如何保存施助面談紀錄?

長老定額組會長團或慈助會會長團要保存一份與弟兄施助者和姊妹施助者的面談紀錄。領袖要註明進行面談的月份和參加的人員。若某個同伴團至少有一人在當季接受面談,就回報該同伴團已接受面談。

在2018年8月1日以前,後期聖徒工具應用程式和LDS.org網站上的領袖及文書資源都會提供這樣的報表。季報上的變更也會在2018年的年中完成。給領袖和文書的更多細節資訊,請見教會總部近期即將發布的通告。

把青少年納入施助行列

22.青少年要怎樣納入施助的指派?

就像祭司和教師現在已經被指派擔任麥基洗德聖職持有人的同伴那樣,領袖可以指派月桂組和玫瑰組的女青年擔任慈助會姊妹的同伴。青少年與成年人在救恩的事工中一起服務,以及在施助面談中一起討論所作的服務時,可以分享他們獨特的才能,並在靈性上成長。此外,讓青少年參與施助的指派,會因參與的成員人數增加而關心到更多的人。這麼做也會讓這些努力,在母女檔和父子檔的一起服務下,得以簡化並帶來更好的效果。

23.需要為青少年指派特定的弟兄施助者或姊妹施助者嗎?

不需要。男青年和女青年會被施助他們家庭的人所鞏固,也會得到亞倫聖職領袖和女青年領袖的關心。

定額組的這些調整應立即實施。施助方面的調整可能需要花一些時間,但是應儘快完成。更多資訊,見ministering.lds.org/zho

請注意,內文提到的支會和主教適用於分會和分會會長,提到的支聯會適用於區會,提到的支聯會會長適用於傳道部會長和區會會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