羅拔‧海爾斯長老

(1932-2017)

光榮的一生


羅拔·海爾斯長老於 10月1日,2017 逝世;他從1994年起,即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成員;從1985年到蒙召喚擔任使徒為止,則擔任教會的總主教。身後留下妻子瑪麗·克蘭多·海爾斯及兩個兒子。

羅拔·海爾斯長老

羅拔‧海爾斯長老1950年代在美國空軍擔任噴射戰鬥機飛行員時,他們中隊的隊員用了一句座右銘來激勵飛行員克盡己職。

「我們單位的座右銘『光榮返航』就漆在每架飛機的側面,」海爾斯長老在1990年擔任教會總主教時如此告訴聖職持有人。「這個座右銘不時提醒我們,讓我們能全力以赴達成任務,光榮飛返基地。」2

 

羅拔‧海爾斯1950年代在美國空軍擔任噴射戰鬥機飛行員。他一生都是這句座右銘——「光榮返航」——的最佳典範。

海爾斯長老常常談到光榮返航,他相信天父所有的兒女都可以藉著奉行這句座右銘,而在通往永生的路上,不斷地獲得幫助。每天的生活都像出任務一樣,因此他教導:「我們需要記得自己是誰,記得我們永恆的目標是和家人一起『光榮返航』,回到天父面前。」3

海爾斯長老用40多年的時間履行丈夫、父親、公司執行長的職責,又擔任耶穌基督後期聖徒教會的總會持有權柄人員,他一直都記得自己是誰,並且本著這樣的信念生活。他忠信、服從、努力不懈並服務,他中隊的座右銘是他一生的最佳寫照。

親密的家庭

羅拔·海爾斯於1932年8月24日在美國紐約市出生,是魯隆·海爾斯和薇拉·海爾斯的三名子女中年紀最小的。羅拔在長島長大,他的家庭生活都以福音為中心。他的父母在教會擔任各種召喚,包括支聯會傳教士;他的家庭每個星期天都乘車到20英里外的昆斯支會聚會。

海爾斯長老回憶道:「我們一家人很親近。」他稱他童年的故居為「成長的好地方」,稱他的家庭為「力量的泉源」。4

父母樹立的美好榜樣成了引導他生活的回憶。5海爾斯長老說:「他們遵行福音原則、研讀經文,並為父神和祂的兒子耶穌基督作見證。他們也為先知約瑟‧斯密作見證。」6

他從小就學到:「鞏固家庭的關鍵在於讓主的靈來到我們家中」。7

年幼的羅拔‧海爾斯和父親盧隆‧海爾斯、母親薇拉‧海爾斯、哥哥傑瑞、姊姊珍妮特。

他的母親在慈助會服務超過30年;她會帶著羅拔去為貧窮困苦的人服務,教導他愛與服務。8他的父親是紐約市一位專業藝術家;他教導羅拔明白有關聖職及復興的永恆課程。有一次他帶羅拔到蘇克含納河,也就是約瑟‧斯密和奧利佛‧考德里從施洗約翰那裡接受亞倫聖職的地方。他也曾帶羅拔到聖林,

羅拔回憶說:「我們在聖林中祈禱,表達心中的渴望要忠於我們所持有的聖職。「家父還把我們禱告的地方畫出來送給我,好提醒我那天共同立下的承諾。至今這幅畫還掛在我的辦公室,每天提醒我那神聖的經歷,以及我與父親及天父所立下的承諾。」9

羅拔年輕時喜愛打棒球,後來在猶他大學校隊打球。他第一次跟著校隊到其他城市參加比賽時,隊友在搭公車回程路上的一些言行舉止讓這位九年級生大吃一驚。為了鞏固羅拔,羅拔的父親畫了一幅騎士的圖給他。

羅拔在年輕時熱愛打棒球。

「在他畫出和讀出經文內容時,我學到要如何當一位忠信的聖職持有人——去保護和捍衛神的國度。使徒保羅的話成為我的指引。」(見以弗所書6:13-17)

回想當年學到的課程,海爾斯長老教導:「我們若忠於聖職,神就會賜予我們這副軍裝作為禮物。我們非常需要這副軍裝!」10

海爾斯長老從父親的榜樣學到另一項重要的品格。

他說:「從家父對家母、姑媽、我姊姊溫柔的照顧中,我學會尊重女性。」海爾斯長老的母親中風後,他父親「對他心愛的伴侶貼心照顧」,讓她安渡在世的最後兩年,這個榜樣他永難忘記。「他告訴我,五十多年來家母對他愛護備至,他所做的,只是回報於萬一。」11


最大的資產

1952年,就讀大學的羅拔在放假回家時,認識了一位名叫瑪麗‧克蘭多的女孩,她剛和家人從加州搬到紐約。兩人立時一見鍾情。

海爾斯長老回憶道:「認識她之後,我再也沒有和其他女孩子一起出去。」12

暑假結束後,兩人都回到猶他州上學。羅拔就讀猶他大學,瑪麗則上楊百翰大學,但他們沒有讓距離影響到他們。1953年6月10日,那學年結束不久,他們在鹽湖聖殿結婚。婚後五年,他們蒙福有了兩個兒子,司提反和大衛。

1953年6月10日,羅拔‧海爾斯和瑪麗‧克蘭多在鹽湖聖殿結婚。婚後五年,他們蒙福有了兩個兒子,司提反和大衛。

羅拔於1954年大學畢業,獲得傳播和商業學位後,就入伍服役,加入美國空軍,擔任噴射戰鬥機飛行員。四年後役期屆滿,他們從佛羅里達州舉家搬到麻薩諸塞州,他也開始攻讀企業管理碩士學位。他在哈佛商學院苦讀碩士時,蒙召喚擔任長老定額組會長。這是他這輩子唯一一次對接受教會召喚猶豫不決。

他告訴瑪麗:「如果我擔任長老定額組會長,我的學業可能會趕不上。」

瑪麗的回答幫助了他往後的一生。她說:「鮑伯,我寧願有個活躍的聖職持有人,也不要一個哈佛碩士生。」然後她伸出手臂摟著他說:「這兩件事我們都要做。」13

他們做到了。

第二天瑪麗就在他們公寓裡還沒有完全蓋好的地下室隔出一個空間給羅拔,讓他能夠專心讀書。

事隔30年後,海爾斯長老說:「我作這決定時,把自己完全交給了主。這個決定比起多年以後,要接受十二使徒助理的召喚而拋下事業的決定更難。」14

幾年後家裡的經濟較為穩定,海爾斯長老打算買一件昂貴的大衣給瑪麗。他把心裡的打算告訴她,問她有什麼想法時,她問:「你買大衣是為了我,還是為了自己?」

海爾斯長老稱她這個問題為「永遠難忘的一課」。「換句話說,她的問題是:『買這份禮物的用意是要向我表達你的愛,或向我證明你是一個很會養家的人,或向別人證明自己很了不起?』我思索她的問題後才明白,其實我並非為妻子和家人著想,而是為了自己」。15

羅拔‧海爾斯長老和妻子瑪麗參加猶他州奧刻爾山聖殿奉獻典禮。蓋瑞‧亞凡攝,德薩律新聞

海爾斯長老承認,妻子是他最大的資產。16他說:「沒有她就不會有現在的我。我愛她。她有屬靈的恩賜。我們一起研讀經文,我所教導的許多概念都來自我們的同伴團研讀和祈禱。這造就了現在的我。」17

海爾斯長老認為他和瑪麗今生的成就都要歸功於他們團隊合作的關係。「我們一直都是一個團隊,也一直將是。我認為聽內人的話,對我一生影響的重要,僅次於聽從聖靈。」18


「你會有很多傳道部」

羅拔於1960年獲得企業管理碩士學位後,不久就有許多工作機會。在接下來的15年中,他陸續擔任美國幾個著名公司的資深執行長。他卓越的事業成就,使得他和家人住過美國的許多城市,以及英國、德國和西班牙。多次的遷居給了羅拔許多機會擔任教會領袖,他都欣然接受。

他曾在西班牙、德國和美國喬治亞州及麻薩諸塞州的分會會長團服務;在德國法蘭克福和美國的麻薩諸塞州、伊利諾州擔任主教;曾在英國倫敦和麻薩諸塞州波士頓擔任高級諮議,以及支聯會會長團成員;也曾在美國明尼蘇達州和路易斯安那州擔任地區代表。

1975年,羅拔正在公司參加理事會議時,接獲字條,得知總會會長團第二諮理墨林·羅慕義(1897-1988)正在電話線上。羅拔接起電話,羅慕義會長召喚他擔任傳道部會長。羅拔接受了召喚,但那年稍後,他還沒履行英國倫敦傳道部會長的職務,就又接到來自猶他州鹽湖城的另一通電話,這一次是賓塞·甘會長(1895-1985)打來的。

「你會介意我們請你服務超過三年嗎?」甘會長問道。羅拔說他不介意後,甘會長便召喚他擔任十二使徒定額組助理。

海爾斯長老說:「甘會長對我說他知道我有些失望,因為我想要做一個傳道部會長。」但甘會長向他保證:「別擔心;你會有很多傳道部的。」19

一年後,海爾斯長老蒙召喚到七十員第一定額組。在七十員第一定額組服務三年後,他再度蒙召喚擔任英國倫敦傳道部會長,後來又擔任歐洲區域主管,與多馬·孟蓀長老聯手在之前不准教會運作的國家規劃傳播福音事宜,也準備在東德興建聖殿。20

羅拔‧海爾斯擔任英國倫敦傳道部會長,到1979年為止。Trilby Fox Cope版權所有。

海爾斯長老表示:「擔任總會持有權柄人員的前三年,是我在教會服務的生涯中最快樂的一段日子,我協助籌畫了二十七場區域大會。我喜歡和總會會長團、使徒、總會持有權柄人員和其他領袖同行,並更認識他們和他們的妻子。看著先知、先見、啟示者在一個國家接著一個國家,向聖徒見證福音是真實的,真是一件美妙的事」。21

 

多馬‧孟蓀長老和妻子法蘭絲(最右);羅拔‧海爾斯長老和妻子瑪麗;約瑟‧胡適令長老和妻子依莉莎;以及聖殿總建築師埃米爾‧費茲在1985年奉獻的德國弗萊堡聖殿前合影。

1985年海爾斯長老蒙召喚擔任教會總主教。他的專業經驗、受人敬重的管理與談判風格,以及仁愛的胸襟讓他很適合這項召喚。

總會會長團第一諮理亨利·艾寧,曾與海爾斯長老在總主教團共事。他說,海爾斯長老是個睿智、謙虛、忠誠的企業家,敏於察覺人們的感受,也知道如何把事情做好。艾寧會長說:「他用這些特質來領導總主教團。」22

他的妻子瑪麗說:「他絕無偽善。他有一顆純潔的心,而且就是要做正確的事。」23

福利原則是海爾斯長老擔任總主教時強調的一項教義。他常引述他最喜歡的一句箴言:「你提攜我,我提攜你,我們一同高升。」24

他祈求聖徒「能體認我們有能力和責任幫助那些需要的人,就如同主耶穌基督的施助天使一樣;但願我們因為愛別人而被愛,因為同情別人而得安慰,因為寬恕別人而蒙寬恕。」25


教導與見證

九年後,海爾斯長老在1994年4月2日被支持到十二使徒定額組,這項新召喚讓他深感任重道遠。

他在蒙召喚擔任使徒後的首次總會大會演講中說:「今年我已六十一歲,又再度當起小孩。台上坐的許多人,在使徒和總會會長團任內服務的時間,是我歲數的一半了。」

他說,作為耶穌基督的使徒是一個過程——「一種悔改和謙抑的過程,要按我們受教導的去反省,請求寬恕,並獲得力量做該做的事。」他請求聖徒為他祈禱,讓他得以「增強靈性力量,使我的話和我對主耶穌基督的見證,能打動聽者的心。」26

1981年總會大會期間,羅拔·海爾斯長老在鹽湖大會堂外。

20多年來,海爾斯長老以使徒的身份為救主和復興的福音所作的見證,深植在世界各地後期聖徒的心裡。他講道的主題包括家庭和信心、考驗和見證、愛和恆久忍耐、服務和服從、正直和選擇權。

海爾斯長老在教導明智運用選擇權時,分享了和他一起在空軍服役的一個朋友的故事。

他回顧說:「我在受訓成為噴射戰鬥機飛行員的時候,……要模擬如何在火警警示燈亮起、飛機開始失控旋轉時,決定該在何時跳出機艙。「我記得我的一位好友沒有作好這樣的準備。他總是找藉口不參加模擬訓練,然後去打高爾夫球或游泳。他從沒學會如何進行緊急應變措施!幾個月之後,他的飛機著了火,在火焰之中旋轉墜地。比他年輕的同伴因事先培養出緊急應變的能力,一注意到火警警示燈亮起,就知道何時該跳出機艙,拉開降落傘平安降落。但是我那位朋友因為沒有事先準備好來作那項決定,仍然留在飛機上,結果墜機死亡。」

海爾斯長老還說,作出重要決定的時刻來臨時,知道該做什麼以及行動的時機都會帶來永恆的後果。27

「我小時候住在紐約,所就讀的中學有幾千名學生,但連我在內只有兩三位教會成員。在最近相隔50年的聚會上,有位老同學談到當年我遵守價值觀和信仰的情形。當下我領悟到,只要我一違反智慧語或犯下道德方面的惡行,就表示我無法再說:『這是我的信仰』,我的朋友們也不會信任我。

「我們唯有遵行福音,才能分享福音。」28

羅拔‧海爾斯長老在2005年接受教會雜誌訪問,談到正直和價值觀。奎格‧戴蒙攝。

海爾斯長老在他擔任事工的最後幾年,鼓勵聖徒要生活配稱,好享有「聖靈這項非凡的恩賜」。29他也鼓勵教會成員要藉著成為更好的基督徒,懷著基督般的勇氣,並堅強地站在聖地上,來改善自己的門徒身份。

他教導說:「基督對今日每個基督徒的呼召,就是:『餵養我的小羊。……餵養我的羊。』——與人分享我的福音,不論老少;去提升、祝福、安慰、鼓勵和鞏固他們,特別是那些和我們的想法與信仰不同的人。」30

對於那些「希望我們從高地下來,與他們一同在神學辯論的泥沼中打滾」的人,海爾斯長老勸告後期聖徒用見證回應他們,並與救主站在同一邊。

「我們向別人展現祂的愛,而那種愛是唯一可以降伏敵人、回應指控我們的人且讓我們不反過來指控對方的一股力量。這並不是軟弱,而是基督徒的勇氣。」31

正如救主「被藐視,被人厭棄」(以賽亞書53:3;摩賽亞書14:3),後期聖徒也可能遭受誤會、責難和不實的指控。海爾斯長老說:「能和祂站在一起是我們的榮幸!」32


等候主

海爾斯長老談到等候主,這是他再熟悉不過的主題了。心臟問題、重大手術、舊疾復發導致他無法在2011年4月的總會大會中演講,雖然健康每況愈下,但他的靈性觀點卻益發精闢。

他在2000年那年動過三次大手術,恢復之後,他對後期聖徒說:「過去兩年裡,在肉體的痛苦、精神的焦慮折磨和沉思之中,我一直等待主教導我一些塵世上的課題。我學習到,長期的劇烈疼痛具有極大的聖化潔淨力量,能使我們謙卑,並與神的靈更加接近。」33

多馬‧孟蓀會長在2012年10月的總會大會上問候羅拔‧海爾斯長老。奧古斯特‧密勒攝。

海爾斯長老教導,我們不必獨自面對挑戰,因為可以訴請那「最終極的看顧者」。34「有些時刻,在主的旨意下,我感受到了天使們的造訪和安慰,在我急需幫助時給我安慰以及永恆的保證。」35

我們可能不知道主的答覆會在何時以何種方式來到,但海爾斯長老見證,祂的答覆一定會按照祂的時間以祂的方式來到。「有些答案可能要等到來生,……讓我們不要放棄等候主。祂的祝福是永恆的,不是短暫的。」36


忠信的門徒

海爾斯長老擔任總主教時,曾經分享一個與小阿爾瑪相類似的見證。他說:「哦,如果我有天使的聲音和號角,我會向全人類說,〔耶穌基督〕已經復活,祂現在活著;祂是神的兒子,是天父的獨生子,是應許的彌賽亞,我們的救贖主和救主;祂來到世上,用榜樣教導福音。祂的神聖使命是幫助你我歸向祂,祂會引導我們進入永生。」37

他蒙召喚到十二使徒定額組後,第一次在總會大會上演講時,引述摩爾門的話,使得這位古代先知的見證成為他的見證:「看啊,我是神的兒子耶穌基督的門徒。祂召喚我向祂的人民宣揚祂的話,使他們能獲得永生。」(尼腓三書5:1338

羅拔·海爾斯長老擔任總會持有權柄人員將近四十年,一直透過演講和生活典範,勇敢且有力地宣告救主的話。他在個人、職場和教會生活中,也牢記著自己說過的話:「藉著忠信的服從和持守到底,有朝一日就能光榮重返天父和祂的愛子耶穌基督的面前。」39

"" style="font-family: Georgia," times="">註:

  1. 參閱羅拔‧海爾斯,「『論到基督,你們的意見如何?』『你們說我是誰?』」,1979年10月,聖徒之聲,第99頁。
  2. 羅拔·海爾斯,「光榮返航」,1990年7月,聖徒之聲,第40頁。
  3. In “Fireside Commemorates Aaronic Priesthood Restoration,” Ensign, July 1985, 75.
  4. In “Elder Robert D. Hales of the Quorum of the Twelve,” Ensign, May 1994, 105.
  5. 見羅拔‧海爾斯,「我們的孩子會怎樣記念我們?」,1994年1月,聖徒之聲,第7頁。
  6. 羅拔‧海爾斯,「感謝神的仁慈」,1992年7月,聖徒之聲,第56頁。
  7. 參閱羅拔·海爾斯,「鞏固家庭是我們的神聖職責」,1999年7月,聖徒之聲,第34頁。
  8. 見羅拔·海爾斯,「感謝神的仁慈」,第56頁。
  9. 參閱羅拔·海爾斯,「我們的孩子會怎樣記念我們?」,第7-8頁。
  10. 參閱羅拔·海爾斯,「堅定地站在聖地上」,2013年5月,利阿賀拿,第48頁
  11. 參閱羅拔·海爾斯,「我們的孩子會怎樣記念我們?」,第8頁。
  12. 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1995年4月,聖徒之聲,第33頁。
  13. See Robert D. Hales, “Celestial Marriage—A Little Heaven on Earth” (Brigham Young University devotional, Nov. 9, 1976), speeches.byu.edu.
  14. 參閱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第31頁。
  15. 羅拔‧海爾斯,「在屬靈和屬世上成為未雨綢繆的供應者」,2009年5月,利阿賀拿,第9頁。
  16. 見羅拔‧海爾斯,「感謝神的仁慈」,第56頁。
  17. Robert D. Hales, “Gifts of the Spirit,” Ensign, Feb. 2002, 19.
  18. 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第31頁。
  19. 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第35頁。
  20. 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第35-36頁。
  21. In “Elder Robert D. Hales of the Quorum of the Twelve,” 105–6.
  22. 2015年6月11日與亨利·艾寧會長所作的訪談。
  23. 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第37頁。
  24. 參閱羅拔·海爾斯,「明智的抉擇」,1989年1月,聖徒之聲,第10頁。
  25. 參閱羅拔·海爾斯,「指導我們生活的福利原則:造福人類的永恆計劃」,1986年7月,聖徒之聲,第24頁。
  26. 羅拔·海爾斯,「耶穌基督的獨特信息」,1994年7月 ,聖徒之聲,第84頁。
  27. 見羅拔·海爾斯,「致亞倫聖職男青年:預備好面對未來十年的決定」,2007年5月,利阿賀拿,第48-49頁。
  28. 羅拔·海爾斯,「指引生活的十項守則」,2007年2月, 利阿賀拿,38-39頁。
  29. 羅拔·海爾斯,「聖靈」,2016年5月,利阿賀拿,第105頁。
  30. 羅拔·海爾斯,「成為更具基督般特質的基督徒」,2012年11月,利阿賀拿,第91頁。
  31. 羅拔·海爾斯,「基督徒的勇氣:門徒的代價」,2008年11月,利阿賀拿,第74,72頁。
  32. 參閱羅拔·海爾斯,「堅定地站在聖地上」,2013年5月,利阿賀拿,第50頁
  33. 參閱羅拔·海爾斯,「洗禮聖約:在這國度中也屬於這國度」,2001年1月,利阿賀拿,第6頁。
  34. 羅拔‧海爾斯,「治癒靈魂與身體」,1999年1月,利阿賀拿,第17頁。
  35. 羅拔·海爾斯,「洗禮聖約」,2001年1月,利阿賀拿,,第6頁。
  36. 羅拔·海爾斯,「等候主: 願您的旨意得成」,2011年11月,利阿賀拿,第73頁。
  37. 參閱羅拔‧海爾斯,「『論到基督,你們的意見如何?』」1979年10月,聖徒之聲,第99頁。
  38. 羅拔‧海爾斯,「耶穌基督的獨特信息」,第85頁;亦見羅拔‧海爾斯,「基督徒的勇氣」,第75頁。
  39. 樂倫·高,「羅拔·海爾斯長老:光榮返航」,第37頁。

教導集錦

永恆家庭:「我們單單在聖殿印證立約,並無法導致永恆的結合,今生的行為會決定我們在未來全永恆的地位。想得到天父賜予的印證祝福,就要遵守誡命,並在行為舉止上讓家人想要在全永恆中與我們同住。我們的塵世家庭關係固然很重要,不過這層關係對我們今世所有世代和遍及全永恆的家庭之影響更為重要。」(「永恆家庭」,1997年1月,聖徒之聲,第70頁)

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我們每一個人都會死亡,當這種挑戰來的時候,很可能令人『很難有信心』、『很難相信神』。這時候,只有對主耶穌基督及其贖罪的信心,才能帶給我們平安、希望與了解。只有對祂為我們受苦有信心,才能給我們力量持守到底。」(「找到對主耶穌基督的信心」,2004年11月,利阿賀拿,第73頁)

未雨綢繆的生活:「我們所有人都有責任在屬世和屬靈兩方面供應自己和家人。若要以未雨綢繆的方式供應,我們必須實踐未雨綢繆的生活原則:樂於量入為出——對所擁有的一切感到知足,避免過多的債務,並努力儲蓄,為將來的不時之需作準備。我們若過未雨綢繆的生活,不但能供應自己和家人,也能效法救主的榜樣為人服務,造福他人。」(「在屬靈和屬世上成為未雨綢繆的供應者」,2009年5月,利阿賀拿,第8頁)

考驗:「我們每個人不是偶爾都會有理由要問:『神啊,您在哪裡?』〔教約121:1〕。是的!當配偶去世,喪偶之人會有所懷疑。當家庭面臨經濟困境,作父親的會有所質問。當孩子步入歧途時,父母也會憂傷呼喊。是的,『一宿雖然有哭泣,早晨便必歡呼。』〔詩篇30:5〕。然後,當我們的信心和理解力加增的黎明來到,我們會起身選擇等候主,並說:『願您的旨意行』〔馬太福音6:10〕。」(「等候主: 願您的旨意得成」,2011年11月,利阿賀拿,第72頁)

門徒身份:「若要成為天父期望我們成為的那種人,我們就必須跟從耶穌基督。我見證祂一直在呼喚我們去跟從祂。如果你才剛學到後期聖徒是虔誠的基督徒,或是你以往並未完全參與教會活動,但是想要再次跟從祂——請不要害怕!主的第一批門徒都是教會的新成員,剛歸信祂福音不久。耶穌很有耐心地教導他們每個人。祂幫助他們履行各自的責任。祂稱他們為朋友,並為他們捨了祂的性命。祂也為你我做了同樣的事情。」(「成為更具基督般特質的基督徒」,2012年11月,利阿賀拿,第91-92頁)

總會大會:「總會大會結束後,這大會最大的祝福才會臨到我們身上。請記住經文中經常記載的這個模式:在聚集聆聽主的話語之後,我們便回家奉行這些話語。」(「總會大會:鞏固信心和見證」,2013年11月,利阿賀拿,第7頁)

婚姻:「沒有人跟完美的人結婚;我們是跟有潛力的人結婚。適合的婚姻不只是在於我想要什麼;,時也是在於她想要及需要我成為什麼樣的人。

「說明白點,在20歲到30歲之間,請不要只是為了『享受一段快樂的時光』而約會,偏重其他的愛好和活動而耽誤婚姻。為什麼?因為約會和婚姻並不是最終的目的地,而是通往你最終想去的地方的途徑。」(「面對今日世上的種種挑戰」,2015年11月,利阿賀拿,第46頁)

選擇權:「要記住,沒有人能代替你作出能讓你進步的選擇。只有你自己的信心和祈禱能提升你自己,並且使你心中有巨大的變化。唯有你下定決心服從,你的生活才會改變。由於救主已為你贖罪犧牲,所以你身上就有了能力〔見教約58:28〕。你有自己的選擇權,只要你服從,就會有堅強的見證,你也能遵從那引導你的靈。」(「面對今日世上的種種挑戰」,2015年11月,利阿賀拿,第46頁)

聖靈:「我要提醒大家,神賜給我們聖靈不是為了控制我們。我們有些人在生活中枝微末節的決定上都尋求聖靈的指引,這其實不是明智之舉,這會使得聖靈的神聖角色變得平凡瑣碎。聖靈尊重選擇權這項原則。祂輕聲地在我們的意念和心中說話,告訴我們許多重要的事〔見教約8:2-3〕。」(「聖靈」,2016年5月,利阿賀拿,第105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