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知約瑟·斯密的證詞

先知約瑟·斯密自述《摩爾門經》問世的經過如下:

「(1823年)九月二十一日晚上……我向全能的神祈禱並懇求……

「我正這樣呼求神的時候,發現房中有光出現,那光不斷增強,直到房中比正午還亮,隨即有個人物出現在我床邊,他站在空中,因為他的腳沒有著地。

「他穿著一件非常潔白的寬袍,那種潔白超過我在世上所見過的任何東西;我也不相信世上有任何東西能做得這麼潔白而耀眼。他的雙手露在外面,手腕上方的一小段手臂也是如此;還有,他的雙腳也露在外面,腳踝上方的一小段也是如此。他的頭和頸也露出來。我可以看出他除了這件袍子以外,沒有穿別的衣服,因為袍子敞開,我可以看到他的胸膛。

「不僅他的袍子極度潔白,他整個人的榮耀也無法形容,他的面容確如閃電一般。房間極度明亮,但不像緊繞他本人周圍那樣特別的亮。剛見到他時,我感到害怕;但這恐懼很快就消失了。

「他叫我的名字,告訴我他是從神面前派到我這裡來的使者,名叫摩羅乃;他說,神有一件事工要我去做,我的名字必在各國、各族、各方中受好評和惡評,或者必在各民中受到褒貶。

「他說有一部被存放起來的書,是寫在金頁片上的,敘述此大陸早期居民的記事和他們的來處。他還說,救主傳給古代居民的圓滿的永久福音也包含在裡面;

「還有,有兩顆在銀框中的石頭——這兩顆石頭固定在一塊胸牌上,構成所謂的烏陵和土明——和頁片存放在一起;擁有和使用這些石頭的人,就構成了古代或早期所稱的先見;神準備這些東西的目的,就是為了翻譯這本書。……

「還有,他告訴我,我取得他說的那些頁片後——因為獲得頁片的時間還沒有到——我不可以給任何人看;有烏陵和土明的胸牌也不可以;只能給那些我被命令給他們看的人看;我如果給別人看,我就會被毀滅。他正跟我談到頁片的時候,異象在我腦海中打開,使我能看到那存放頁片的地方,而且是如此清楚而明白,所以我到那裡的時候,就認出那地方了。

「這番談話以後,我看到房間裡的光開始向緊繞那跟我說話的人周圍聚攏,那情形繼續著,直到除了他周圍外整個房間再暗下來;這時,我隨即看到,好像有一條管道通往天上那樣,然後他往上升,直到他完全消失,而房間就回復到這天上的光出現以前的樣子。

「我躺著默想這一幕奇異的景象,對於這位特別的使者告訴我的事感到非常驚訝;我正在沉思的時候,突然發現我的房間又開始亮了起來,好像一瞬間,那同一位天上的使者又在我的床邊。

「他開始說話,將他第一次來訪時說的事絲毫不差地重述一遍;完畢後,他告訴我即將來到地上的大懲罰,伴隨著因飢荒、刀劍和瘟疫所造成的大荒蕪;而這些慘痛的懲罰會在這一代來到地上。講完這些事後,他又像先前那樣升上去。

「此時,在我腦海的印象如此深刻,使我睡意全消,我躺在那兒,對剛才所看到和所聽到的感到驚訝。但是更叫我驚訝的是,我又看見同一位使者在我床邊,並聽到他又將先前告訴我的同樣的事向我重述或重覆一遍;然後加上給我的警告,告訴我撒但會設法誘惑我拿那些頁片來致富(因為我父親家貧窮的環境)。他禁止我這樣做,說我除了榮耀神之外,絕對不可以有其他目的去取得頁片,而且除了建立祂的國度外,絕對不可以受其他任何動機的影響,否則我就無法得到頁片。

「這第三次來訪後,他又像先前那樣升上天去,而我則再度沉思剛才所經歷之事的奇異;幾乎就在那位天上的使者第三次從我這裡升上去之後,雞就叫了,我發覺天就快亮了,所以我們的會談一定佔去了整個晚上。

「不久之後,我就起床,而且照常去做我白天必須做的工作;但是我正要像往常那樣工作時,發覺自己體力已衰竭到完全不能工作。我父親與我一起工作,發現我有些不對勁,就叫我回家。我動身打算走回家去;但是我正要越過圍欄,離開我們所在的那塊田地時,我體力完全不支、無助地倒在地上,有一陣子不省人事。

「我能記得的第一件事是,有個聲音對我說話,叫我的名字。我往上看,看見了那同一位使者,站在我頭的上方,像以前那樣被光圍繞著。然後他又將前一天晚上他告訴我的所有事情向我重述一遍,並且命令我去我父親那裡,將我獲得的異象和誡命告訴他。

「我服從了,回到田裡我父親那裡,將整個事情復述給他聽。他回答我說,那是屬神的,並且告訴我去照使者的命令做。我離開了田地,到使者曾告訴我的存放頁片的地方去;由於我獲得的有關那事的異象非常清楚,我一到那裡就認出那個地方。

紐約安大略郡,曼徹斯特村的附近,聳立著一座相當大的山丘,比鄰近的山丘都高。這山丘的西面,離山頂不遠處,在一塊相當大的石頭下,有一個石箱,頁片就存放在箱子裡。這石頭上面的中央厚而且圓,向邊緣漸薄,所以石頭的中央部分露出地面,而整個邊緣都埋在土裡。

「除去泥土後,我找來一根槓桿,我將槓桿固定在石頭邊緣底下,稍一用力就把石頭撬了起來。我往裡面看,果然看到了使者所說的頁片、烏陵和土明,和胸牌。放這些東西的箱子是用一種像水泥的東西將石頭砌在一起做成的。在箱底交叉放著兩塊石頭,頁片和其他東西,就放在這些石頭上。

「我想要把這些東西拿出來時,使者阻止了我,並再度告訴我說,拿出這些東西的時候還沒到,從那時起還要四年才會到;但是他告訴我,從那時起剛好一年的時候,我必須到那個地方去,他會在那裡與我會面,而且我必須繼續這樣做,直到獲得頁片的時候來到。

「於是,我就按照命令,在每滿一年的時候前往,每次我都發現同一位使者在那裡,而且在我們每次的會談中,都從他那裡得到指示和訊息,有關主將要做的事,和在末世時代,祂的國度要如何和用何種方式來管理。……

「取得頁片、烏陵和土明,和胸牌的時刻終於來到。一千八百二十七年九月二十二日,我照常在又滿一年的時候前往存放那些東西的地方,同一位天上的使者將那些東西交給我,附上以下的命令:我必須為那些東西負責;如果我因為粗心或因為任何疏忽而丟了那些東西,我必遭剪除;但是如果我盡一切努力保全那些東西,直到他,那位使者來索回的時候,那些東西必受保護。

「我不久就明白為何我會接受如此嚴格的命令,要保障那些東西的安全,和為何使者說當我完成要由我親手做的事時,他會來索回那些東西。因為旁人一旦知道我擁有那些東西,就無所不用其極地想從我這裡拿走。他們為了達到那個目的,每一種想得出來的計謀都用上了。迫害變本加厲,眾人都一直注意著,想盡可能從我這裡拿走那些東西。但是藉著神的智慧,那些東西安然留在我手中,直到我用那些東西完成要由我親手做的事。當使者按照安排來索回那些東西時,我就將那些東西交給他;由他保管,直到今日,即一千八百三十八年五月二日。」

欲知更完整的紀錄,請參閱《無價珍珠》中的《約瑟·斯密——歷史》。

這古代的紀錄,就這樣出土問世,像一個民族從塵埃中說話,並且如神所確證,是藉著神的恩賜和能力譯成現代語言。這紀錄於1830年以英文首次發行問世,稱為The Book of Morm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