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Experience
    青少年 選單

    總會大會上的祈禱回答了我的禱告

    愛蓮娜·亞當斯 Church Magazines

    我在總會大會期間熱切尋求的平安,既未透過演講甚至也非經由獻詩而來——但它確實來到。

    我去傳教差不多三個星期時,開始收到家人一些令人擔憂的電子郵件:

    爸爸寫著:「你媽媽在我們家附近的沙漠中跑步時跌倒,傷到了前十字韌帶。奇蹟似地,一輛卡車剛好路過附近的泥土路,就載她回家。她很快就要動手術了。」

    然後:

    媽媽寫著:「你爸爸划船時意外受傷,胸口的胸肌撕裂開來,不久就要動手術重新接合了。」

    再來是:

    姊姊寫著:「你姊夫椎間盤凸出,擠壓到一條脊椎的神經。很快就會動手術,將椎間盤削回正常大小。」

    就那麼突然,在我甚至還不能以西班牙文教完一課時,我的家人幾乎有一半受傷,有的要動這個手術,有的要動那個手術。

    儘管他們的傷勢都不會致命,卻讓我開始越來越為他們擔憂。沒完沒了的「萬一,怎麼辦」不斷地煩擾著我的思緒。萬一他們的手術出差錯,怎麼辦?萬一在我離家遙遠的時候,有更糟糕的事情發生,怎麼辦?我知道身為傳教士的我會蒙受祝福和保護——但天父也會保護我的家人嗎?當家人遠在千里之外,我如何能安心呢?

    我帶著這些問題,迎向傳教期間的第一場總會大會。我無法不擔心所有最糟糕的情況,我實在需要天父再向我保證祂知道我的處境,並垂聽著我的禱告。我需要平安,勝過一切。

    星期六晨間大會開始時,我前所未有地專心聆聽。我想獲得答案的渴望,竟大到能抗拒任何令人分心的事物。就連獻詩和祈禱——在過去的大會中,是上廁所或吃點心的最佳時機——現在對我來說也別具意義。我必須得到答案。當最後一位演講者坐下時,我有點失望,但估計我的答案稍後會來到。既然這一場大會還沒結束,不管怎樣我還是要專心聆聽——以免有所遺漏。

    終於在閉會祈禱的最後時刻,我的答案以一種異於尋常的要求形式來到:「天父,我們很感謝所有的傳教士,今天我們祈求您賜給他們的父母……和他們的家人特別的祝福:能有平安的感覺」(在2014年10月總會大會上的祈禱)。

    平安的感覺。那正是我所需要的!也正是我找到的。雖然這個祈禱所說的話可能是在安慰為離家遠行的傳教士擔憂的家人,但是他的話也安慰了我這個擔憂遠方家人的傳教士。

    多馬·孟蓀會長教導:「天父了解我們的需要,只要我們呼求祂的協助,祂必會幫助我們。我相信我們所掛慮的事,沒有一件是太小或微不足道的;主關心著我們生活中的點點滴滴」(「想想擁有的祝福」,2012年10月,總會大會)。

    我越相信這項原則,它就越是隨處可見。生命中一些最微小的奇蹟反而是最神奇的,再者,對天父而言,沒有奇蹟是小到不能去行的。畢竟,除了天父,還有誰能知道隱藏在我們內心深處的懇求,並以我們才辨認得出來的方式應允呢?當我們祈求時,唯有祂知道我們最需要什麼(見路加福音11:13)。就連我們的頭髮,祂都數過了(見路加福音12:7)。總之:讓我們知道,祂參與我們生活的細節,對祂而言是極為重要的。(觀看:天父認識我

    我在總會大會期間熱切尋求的平安,既未透過演講甚至也非經由獻詩而來——但它確實來到。我知道當我們尋求溫柔的慈悲、平安,或祈禱的答案時,就隨處找得到它們——甚至(且特別是)在最意想不到的生活細節中。

    你從總會大會獲得了哪些答案?請在下方分享你的經驗

    在送交資料時發生錯誤。 確定所有欄位皆已適當地填寫,並再試一次。

     
    1000 剩餘字元

    分享你的經驗

    取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