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 Experience
    青少年 選單

    我如何知道自己已得到寬恕?

    塔德‧克利斯特 Of the Presidency of the Seventy

    應許是肯定的——如果我們盡全力悔改,我們的罪就會獲得潔淨,罪惡感最終也將被掃除。

    我擔任傳道部會長時,傳教士們常問我這兩個問題:(1)我如何知道我的罪已經得到寬恕?(2)如果我得到寬恕了,為什麼我還會有罪惡感?

    當我聽到這些問題時,通常會回應說:「如果你在祈禱,讀經文、教導、作見證或其他任何時刻感覺到聖靈,那便是你的罪已得到寬恕的證明,或著說是罪被滌淨的過程。因為聖靈不能住在不聖潔的殿裡。」(見阿爾瑪書7:21)。在大多數情況下,潔淨的過程需要時間,因為讓我們的心改變需要時間。但在此過渡時期,我們也能懷著自信向前邁進,透過祂的聖靈同在而顯明神認可我們的進步。

    有些人用比主更嚴苛的標準看待自己。當然,我們必須悔改,才有資格獲得贖罪的潔淨與寬恕力量,但是一旦我們悔改了,就不會在神的國度中被視為留有污點的悔改者。我們的右腳踝上不會有個黑色標記說「2008年的罪」,左耳後面也不會有個棕色痕跡說「2010年的違規」。主已宣告贖罪的潔淨力量,祂說:「你們的罪雖像硃紅,必變成雪白」(以賽亞書1:18)。這就是耶穌基督贖罪的奇蹟。

    在某些情況中,我相信罪惡感消失之前,我們的罪便已獲得潔淨。為什麼會這樣呢?也許是神的慈悲讓那罪惡感的記憶成為一項警告,一項屬靈的「禁止號誌」,好在我們面臨類似的誘惑時大聲提醒我們:「不要走上這條路。你知道它會帶來怎樣的痛苦。」或許對於正處在悔改過程中的人而言,這是一項保護而非懲罰。

    我們的罪惡感會消逝嗎?主在這方面作了明確的應許。主曾對義人說,時候會來到,那時「不再有……悲哀、哭號、疼痛,因為以前的事都過去了」(啟示錄21:4)。

    有兩個條件會讓我們從罪惡感與痛苦中解放出來:第一是我們對耶穌基督和祂的贖罪不可動搖的信心。第二則是培養「不再想作惡,只想不斷行善」(摩賽亞書5:2)的品格。

    我不知道我們是否能忘記自己的罪,但總有一天,悔改的人將不再為他們的罪而苦惱。這就如同以挪士的情況,他的「罪已抹掉了」(以挪士書1:6),或像歸信的拉曼人,他們見證主已「除去我們心中的罪過」(阿爾瑪書24:10),也像阿爾瑪,他高喊道:「我……不再記得我的痛苦了」(阿爾瑪書36:19)。他們想必都記得自己的罪,但卻以某種方式不再為罪苦惱。贖罪的無限力量奇蹟般地以「神所賜、出人意外的平安」(腓立比書4:7)醫治了每一道傷痕,並撫慰了每一顆良心。

    有兩個條件會讓我們從罪惡感與痛苦中解放出來:第一是我們對耶穌基督和祂的贖罪不可動搖的信心。當以挪士求問主,他的罪是如何被「抹掉了」(見以挪士書1:6-7),主回答說:「因為你對……基督有信心」(以挪士書1:8)。因此,我們越了解贖罪,並且運用對基督醫治力量的信心,就越能得到別人寬恕,也越能寬恕自己。第二則是培養「不再想作惡,只想不斷行善」(摩賽亞書5:2)的品格。若能如此,我們便不會再以「肉慾的狀態」(摩賽亞書4:2)看待自己,而是以神的靈體兒女的身份來看待自己。我們會發現自己不再是那個犯了罪的自己。查爾斯·狄更斯在小氣財神裡描述的著名角色,史古基,就改變了自己的生命,使他能理直氣壯地說:「我不再是從前的我了」。

    當我們悔改,就會成為不同於以往那樣的人。對我們新身份的認知,加上我們對基督潔淨力量的信心,會幫助我們達到阿爾瑪所說的狀態:「我……不再記得我的痛苦了,是的,不再受罪的記憶折磨了」(阿爾瑪書36:19)。因此,明白此項真理會為我們帶來安慰:神最後是依據我們現在成為怎樣的人來審判我們,而不是依據我們過去的為人如何。

    對於我們這些已犯了罪但努力想要悔改的人,使徒保羅提出了一些很正面積極的忠告。他說我們應該「忘記背後,努力面前的」。(腓立比書3:13)。換句話說,我們應該把過去留在身後,向前推進,信賴神的救贖力量。我們這部分的努力便是信心的表現。再者,保羅勸告說:「人……能不自責,就有福了」。(羅馬書14:22)。

    同時,在最後一丁點的罪惡感消除之前,如果我們感受到主的靈,便可以懷著自信往前進,明白我們已被潔淨,或者潔淨過程的神聖奇蹟正在我們的生活中發生。應許是肯定的——如果我們盡全力悔改,我們的罪就會獲得潔淨,罪惡感最終也將被掃除,因為救主的贖罪不只洗清我們的罪,更洗清我們的罪惡感。然後我們面對自己和神,便能感到完全的平安。

    在送交資料時發生錯誤。 確定所有欄位皆已適當地填寫,並再試一次。

     
    1000 剩餘字元

    分享你的經驗

    取消